一个细胞开始进化的动力。是需要在30亿年之后来爱你。
在这30亿年里,你已长大,我已成家。

我常常会梦到你。
脸看不真切的羸弱少女,站在瓢泼大雨之中,光着脚踩着支离破碎的玻璃。温热的血一直滑到我的跟前,流过我的脚下。
头疼欲裂,魔鬼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和着我内心黑色漩涡般的恐慌。
支离破碎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横冲直撞,你瑟瑟发抖,你脆弱绝望,你义无反顾,我畏畏缩缩。
从左胸口突然现身的剧烈疼痛是我从梦中惊醒,疼得连呼吸都不均匀,那一瞬,我觉得我疼哭了,你的身影在我眼前一闪而过,而后迷离渐远。
我记得,那漆黑的夜,在唯一的微小的光源下,我们僵硬着向彼此张开怀抱,拥抱着像是祭台上一对得到释放获得生机的祭品,正在为上帝的恩赐而感恩戴德。而你在我耳畔轻细耳语之际,隐隐约约响起的雷声轰鸣,如今看来,是在预示着什么。
那时候的我,就当做是做了一场梦。睡梦总会醒来,至少我以为我会醒来。没想到,有些梦,是不会醒的;有些事,是不能当做梦的。
如果当时,我能像你一样义无反顾,即使我们被命运捉弄,被世界遗弃;即使我们彼此背离,彼此伤害;即使我们站在不同战线,相互摧残,都不值得我们去惧怕了。
如果、如果、如果!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我还是没有像你一样,我是可笑的弱者,扮演着逃避的角色。
你义无反顾,却一败涂地。
我那虚假的承诺,那一句干巴巴的“我会陪你走下去,别怕。”,害你踏入了那万丈深渊。承诺薄如蝉翼,在压力之下摧枯拉朽一般就沦陷溃败。
什么是爱情?是义无反顾,是永不后悔,是尘埃之花,是沙漠孤舟,是你额前碎发,是我掌中樱花
直至后来的后来,《心照不宣》里说。
爱是刮骨钢刀,是鸩酒毒药。
爱是夜雨惊雷,是缘也是劫。
似乎我从来无法分辨,你是缘,还是劫?
Bearsallthings,believethatthings,hopesallthings.
Enduresall things.
Love neverfails.
爱即原罪,情即本罪。
爱情与信仰,总有一方要落败。
我还没有被爱过,可我曾经爱过谁。
我有被谁曾爱过,可我没有爱过谁。
我失去了太多东西,所以很害怕没有轻易付出,于是最终我也失去了你。
堕落无疑。

再来一次,你别遇见我。

end.

评论
热度 ( 9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