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白璧无瑕>「古风AU|带蔺靖」

ooc慎入。

楼诚古风AU。

私设有且多。

萧景琰=明诚

蔺晨≠明楼

靖苏梅长苏单箭头。

本文梅长苏接近反派,

萌楼诚的同时萌靖苏的小伙伴慎点。




蔺苏友情向,蔺苏友情向。

结局楼诚!楼诚!楼诚!


++++++++++++++++++++++++++++++++++++++++


<白璧无瑕>



天色漆黑如墨,子时的钟声响彻了京城。


萧景琰只着里衣站在东宫主殿口,赤裸的双脚贴着冰一般的地面,隆冬腊月的,冷而利的风灌进他的衣里。


战英匆匆进殿,太子知道他这个近卫向来礼数周全,这般毛躁怕是那个不正经的蔺公子又来了。


果不其然,战英单膝跪地,微一拱手。


“殿下,蔺公子求见。”

“不见。”


萧景琰说不清他对蔺晨是怎样一个看法,在梅长苏处初遇时这个风流的公子哥说喜欢他,他也不恼,只觉得好笑。萧景琰在军中待了多年,并不排斥好男风,只是他自己是不会做出什么越轨之事来的。且不说他是一国太子,就萧景琰这个人来说,他已娶妻,奉父母之命传宗接代。可是这个蔺公子,似是一点也不怕自己被人诧异看待,也不顾管他难堪,天天往东宫跑,把琅琊阁主追求大梁太子之事弄得人尽皆知。说到底他却还是不反感蔺晨,这一点连萧景琰自己都不明白。


战英领命去了。


雪糊了他一头白,菱角分明的脸庞被冻得有些红肿,可他似乎怎么也感觉不到。大抵是世态炎凉,人心比风雪还要凉薄。


这些日子他常常梦见年少光阴,林殊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霓凰还是温婉灵巧的少女,而他还是单纯倔强的皇子,长在祁王的庇佑下,有林锁跟着他,活得开心快乐,无忧无虑。每每他看到林殊笑着朝他走来,想要伸手去握他的手时,梦就醒了。


萧景琰的噩梦从东海回来之后就开始了。一时间他失去了皇长兄,失去了挚友,失去了青梅竹马,失去了他所敬重的林帅,失去了父皇一直以来的宠爱,母亲似乎也不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了。


骤然间他孑然一身,无依无靠。


他想着平反,想着给那七万赤焰忠魂讨一个公道。可是他悲哀的发现,在权威之下,维持自身风骨尚且困难至极,何谈其他?十三年来他活得痛苦万分,沉浸在那些人的故去当中无法自拔。林殊承受了剥皮碎骨之痛,他萧景琰经受的却是心中不能释怀的郁结。到底谁这十三年更煎熬,还未可知。


直到十三年后,梅长苏来到京城,说要帮助他登上皇位,说要帮助他平反赤焰旧案。萧景琰想,终于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了。可他没有预料到,一切事情都偏离了他的预期,他一步一步踏上的,是他曾经最痛恨最厌恶的那条路。于是,一路走来,寒意入心。


他活得愈发痛苦,几乎没有了笑颜。


仿佛身边每个人都知道些什么,却又都瞒着他。仿佛有什么边界挡着他的思想,却怎么样都触摸不到。他不是没有察觉到一些东西,可他不愿相信。萧景琰太熟悉林殊了,在他眼中和心中,林殊不论何时何地,都是意气风发,高谈阔论的少年郎。而不可能是阴诡莫辩,覆手风云的梅长苏。他一直坚定这一点。


直到真相揭开,所有都崩塌了。


他在静妃面前痛哭,心中更多的不是对林殊的愧疚,而是难过。替林殊难过,也为自己难过。难过林殊,不知道小殊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完完全全变成了另一个人。难过自己,竟然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竟然从头到尾都被推着走。


到底是帮助,还是利用?


那时他才意识到,梅长苏已经不是林殊了。萧景琰十三年前就彻彻底底失去林殊了。

所以他哭泣到不能自已。


说是心寒也不为过。


太子正愣愣地想着,眼前一晃,高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身边,把厚重的狐裘披在他身上。


“殿下不冷么?”


他不言语,表情淡淡的,好看的双唇抿成一条线,一动不动。


高玥知他脾性,也不恼,像个孩子似得摊开掌心去接飘落的雪花。晶亮的雪花已落下来就化成了水,淅淅沥沥滴下来。


“还有半个时辰,殿下想好了么。”


她看着那滩水,笑一下,脸白的跟雪一样。萧景琰抓着她的手,拿衣袖去擦她掌心的水,嗓音散得像盘沙。


“嗯。半个时辰后出发。”


“殿下执意要去,可否让阿玥跟随?”她又笑一下,反手握住了萧景琰的手,掌心传来丝丝凉意。


“不,你留下。”萧景琰说。


“殿下不让我跟随,阿玥派人跟着总可以吧。”高玥把手放开,拿起一旁的佩剑。


他知道这已经是高玥的最大让步了,战场危险,没有一两个心腹跟着也不能够让她放心。于是他松了口。


“好。”


接着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殿内一时静谧。


好半晌,高玥先开了口。


“我听说蔺晨来了,你没去见?”


萧景琰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跟高玥解释。


放作平时,他会去见见蔺晨的。因为这位琅琊阁主总是给他带来一些武器,正所谓追求美人投其所好。

今时不同往日。

把该见的人都见个遍,好像就预示着再也回不来了。而且万一蔺晨察觉什么,告知梅长苏,那他和高玥之前所有的安排就都付诸东流了。

所以,不见。留个念想,为了周全。


“是。不想见就不见。”

他说。


高玥又轻浅的笑一下,捧了玄甲帮他穿上,细鳞甲坚硬的触感透过里衣擦在他身上,有些难受。绛色的甲胄穿在他身上,衬着明眸皓齿,英气逼人。


只是面上了无生气,像个活死人,眼神失焦。


“殿下,该出发了。”她把兜罄给他戴上,退开几步。


战英推门而入,看来确实是时辰到了。


“嗯。”他接过佩剑,想要转身离去。


“殿下——”萧景琰回头,眼神里是浓郁的茫然。


高玥笑得好像云顶翠茶一般清冽甘醇,朗声道。


“景琰,平安回来。”


那一瞬间林锁的眉眼和她的笑颜交错重叠,前尘往事又浮起来。


如果一切都没有变,林殊还是林殊,林锁还是林锁,萧景琰还是靖王而非太子,那该多好。


就这样想着,他翻身上马,当年赤焰战士慷慨激昂的呐喊声在他耳边回响。


“走——”


这一次,他没有回来。


tbc.


备注:最后一句的意思是回来的不再是萧景琰而是明诚了。

           林锁=高玥是私设,身份林殊的妹妹,曾与靖王有婚约,后来作罢。            当年梅岭没死,被北齐君主所救,有江湖势力。

           靖王内心独白全部作者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前两章交代清楚事情,第一章推掉靖苏,第二章撕逼。主角出场较少。


忘搞封面了现在带图重发。原来那个明天删。

还有说一句,明天更新第二章,接着周更_(:зゝ∠)_lo主升学党抱歉啦。


本来说好的明天放结果还是发上来了快叫我小天使(。・∀・)ノ゙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