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白璧无瑕> 「古风AU|带蔺靖」 叁

靖王下线,大哥阿诚上线。

以后就是活在台词里的少阁主和靖王了。

<白璧无瑕>



“殿下,韩江关已达。”


战英勒马,扭头向萧景琰道。


其实不必他说,太子已经看到了远处的烽烟滚滚,还有那混了血的韩江。局势比他预料的更加严峻,韩江关城已破,守城将领身负重伤,军士节节溃败,防线一退再退。


韩江天险,易守难攻。大梁多次凭借这一天险抵御外来侵略,此次两国联手来势汹汹,北魏军队更是一鼓作气攻破关城。倘若这群猛虎入关,必将山河不保。


他调转马头,眼神扫过身后一个个面孔尚且年轻的将士,蹙眉不展。


“两国来犯,关破则国破。如今我们已无路可退,绝不能让他们入关。除非踏着我们的尸体,否则他们寻不出第二条入关之路。”


萧景琰紧紧盯着他们的反应,脸上凝着一股天地难撼的浩气。


“诸位可愿,举剑血战。以身筑墙,守我河山!”


三军举戈相应,决绝悲壮。


“吾等愿意!”


十万将士就地扎营,萧景琰派了人去相救守丞,剩下的人生火过夜,以应明日背水一战。


战英皱了皱眉,“殿下,明日一战至关重要,若我军溃败,战英请殿下在玥姑娘派来那些人的帮助下回金陵。韩江这边,请交由战英和守丞来处理。”


“你说什么?”萧景琰英眉一扬,瞳仁古井无波,分不清什么情绪,“你再说一遍。”


“末将说,若明日我军不敌,请殿下回京。”


“住口!”萧景琰霍然起身,将手中的瓷碗摔得粉碎,死死地盯着战英,好半晌才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

“你们都可以死......唯、独、本、宫、不、能、死、么?!”


他不明白,生也罢死也罢,好也罢坏也罢,他都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一个,他到底哪里与众不同?孰言皇族之人便是至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他萧景琰,要的不是一人君临天下,而是与众并肩作战。他在军中长大,学的是保家卫国,不是那名利私情。


宁可浴血战死,不愿端坐宫闱。


这才是他值得以命相随的原因。


这些,梅长苏不懂,高玥懂。所以她不拦,因为她知道,烽烟战场,才是萧景琰的归宿。


“殿下......”


战英还要再劝,却见他神情肃然,只得停嘴。


萧景琰利用韩江天险,在河内做了埋伏。北魏军队渡河之时,他派人将火石掷到到对岸,五百米距离外,敌军帐营皆被引燃,一时间火药爆炸的巨响回荡在韩江关上空。


混乱之际,战英骇然发现后方喊声四起,回头一看守丞竟然率了一部分将士杀向己方。他们拉开弓箭对着萧景琰这边的人,躲避不及,几乎是箭无虚发,死伤一片。


“殿下,我们的人里面有细作!”


萧景琰也被这番变故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反手将剑刺进朝他冲来的一个副将的咽喉,随后大喝:“撤!”


战英策马向他来,浑身血污已难以分辨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殿下,末将请殿下回京!”


“先杀出去再说!”萧景琰苦笑一下,挥剑撞进了战圈,战英来不及再说什么,只好跟上。


“杀——”


到处都是血腥和硝烟味,他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泛起微微的酸痛,但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嗜血而凶狠。风中还飘扬着狠戾的喊声,在每一个浴血奋战的将士耳边呼啸而过。


大梁军队渐渐被逼上韩水崖,这一幕恍若当年梅岭。


只是不知,萧景琰会否是第二个林殊。


看不到是谁,一刀插在他的马上,战马吃痛扬蹄,萧景琰被摔了下来,后脑狠狠地砸在地上,即便隔着头盔,巨大的冲力也让他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额角有血丝流下了下来。他只觉得嗡的一声,意识稍微模糊了,有人大喊一声“杀大梁太子者,赏黄金万两”,立刻就有人围了过来。


萧景琰无意识地挥着剑,毫无章法,他的右脚早就受了伤血肉模糊,根本难以抵抗。


高玥派来的人见状想过来营救却被身边的人死死缠住。


他已经站到了悬崖边上。


一个敌军挥戈刺中他的右小腿,萧景琰颓然倒地。


“殿下——”战英失声喊道,转眼又被敌军副将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离战圈。


萧景琰闻到了浓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知道那是自己腿上流出了血。


也许就死在这了,他知道。


十万对十五万本就凶险,他这边还出了叛军,他们很快就会被杀光,化作骨灰埋在这韩水崖。


身后是万丈深渊,身前是烽火狼烟。


他终于站不稳往后仰了。


倒下去那一刻,萧景琰模模糊糊地想起来,那天在苏宅和蔺晨初见蔺晨说对他一见钟情,他回了什么连他自己都听不清的东西。


他说,本宫亦信一见钟情。


小殊,母妃,皇长兄,小锁,战英,霓凰......再也不见了........


还有那个总是笑的不正经的蔺少阁主......


犹记当初一相逢,万水千山不再逢。



“殿下——!”



他睁开眼。


目光所及是完全陌生的,天青色的幔帐,浓郁的檀香。


还活着。他还没死。


后脑传来一波漫过一波的钝痛,他的头昏昏沉沉地发晕,耳边嗡嗡地响,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模模糊糊的。好像那一块整个都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有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终于醒了。”


tbc.



备注:诗词改自《咏梁祝》,前两天在诗三百的文里看到。

           部分描写来自《血妃》。


这一章真是写的我要吐血了..........

都没来得及码今天的深夜60分,话说今天的题我真喜欢(。・∀・)ノ゙

因为七点半要上补习班就不写了........


脑洞走:

http://yuaiguan.lofter.com/post/1cf9a779_8aa4f35

评论 ( 8 )
热度 ( 30 )
  1. 泪痕619玉靉莞 转载了此文字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