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白璧无瑕>「古风AU|带蔺靖」 肆

<白璧无瑕>

赤诚如你。

 

 

“你终于醒了。”


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一只手朝他伸过来。


他睁着红肿的眼瞥见床边有道身影,只是焦距对不准并看不清是谁。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握,却牵动了后背的伤处,疼痛欲裂。


“你伤得很重,别乱动。”那个人轻动指尖在他肩上点了一下。


这时那人离他近了些,只见得是个眉目清俊的公子,像他的声音一般沉稳温润,年纪也和他猜想的相当,唯一不同的。


是那双闪着光藏着他看不懂的诡秘的眼。


他脑中一滞,觉得这人又熟悉,又陌生。好似在哪里见过的一张脸,却怎么也说不出名字来,“我见过你.....”


只一句话又沉默了,喉咙涩得冒烟。


“是么,在哪儿?”哪人哼笑一声,换了一种颇不正经的语调问他。


他不接言了。这声音又添了一份熟悉感。


他浑身都疼得要命,好像被划了很多刀,被弓箭刺穿无数次,后脑火辣辣的疼,脸上还有伤口接触到空气凉飕飕的。躺在床上眼神涣散地回想之前的事情。


要命的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管他怎样努力地去想,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迷雾重重,空无一物......


“我.....是谁?”


到最后他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不能记忆,完全没有印象。


“你说你是谁呢?”


那人又靠近了些,锐利如鹰般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晃也不晃看着他。


刚还说认得他,现在却说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他猛的坐起来,无暇去看他炽热的眼神,本能却想要靠近他,他抬手紧紧拽着那个人的衣袖。浑然不顾后背的伤口被扯到,好容易稍稍愈合的伤口沁出血珠来。


他不是不知道疼,而是心中的刺疼大大掩盖了身上的伤痛。


他什么都记不起来,叫什么名字,是个什么样的人,生活在哪里,做过什么样的事,都认识些什么人.....这一切都是空白。


这意味着前尘往事皆被抹去,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我是谁?谁是我?思想阅历都不复存在的“我”还是我么?


如今的他,已是白璧无瑕,清清白白不曾受分毫雕琢。


这也同样意味着,他从原本的世界被抹掉了,永远隔绝在外。


他松开手反又抱住自己的头,可即便想得头疼欲裂,还是什么都没有出现。于是止不住地发抖,瑟瑟缩缩,眼底一片惘然。


眼看着他就要伸手砸自己的头,一直旁观的人才有了动作,也不过只用两根手指虚虚地搭在他的手腕,力劲却刚刚好钳制住他。


“你不记得你是谁了么?”那人轻轻地扳过他的肩,望着他的眼睛,眼底藏着试探,话里透着强势。


这个男子,是在十日前被他救回来的。


狰狞的伤痕从左耳边蜿蜒到右脸,穿着品质甚高的盔甲,浑身上下一股血腥的气息,奄奄一息地倒在浅滩边。


他本无相救之心,出身的家族隐居山林,甚少涉足外界的事情,族中之人自幼告诫他无大事不要滥加施舍善心,否则必然自食恶果。眼见着这么一个看得出身上背负着许多事情的人,是不该救的。


可他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却死死地攥着他的衣服,明明一开口就涌出血来还对着他念念有词。


看着他的眼睛是亮的。


他俯近去听,可发出来的单音无法分辨到底是在讲什么。


似是浓情蜜语,似是绝望呜咽,似是濒死低吟。


他试着掰开他的手指,未果,只感受到了他想要活下去的执念。也许他还有未完成的事情,他并不想死。


也罢,救下他。


最后他不顾仆人的阻止把他带回了家,给他换了衣裳,这才发现,不仅仅是脸上,他的身上,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伤痕多不可数,有新伤,也有已经痊愈只留下疤痕的伤。


一看便是多年征战的人。


他本打算先让仆人帮他清理身子再给他治伤,结果却是这副样子。因怕别人下手没轻没重再碰着那些伤口,他只好亲自动手。


一番整理下来,他才发现,即使脸上有疤,这个男子依旧俊美异常,可惜眉目紧闭,恍若木偶。


十日后,男子苏醒过来。


睁眼的那一瞬,饶是他阅人无数,也被这样清白明亮的眼眸惊得不能自已。


他本以为战将眼中会是沙场刀剑,血光人心。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如同白璧无瑕,一片赤诚浮于浅层,又沉于深瞳。


好感顿生。


可还没等他询问此人来历,要送他回去。他却说认识自己,又立刻改口说不知道他自己是谁?


他起了戒备,却不动声色,只看着男子自说自话。


如若是仇家派来的,这般伪装未免太稚嫩了。说漏了嘴就罢了,却连圆场都不会。


细看下来,却见男子真情流露,并不像故意为之。


他戒心不改,更觉异常。


等得男子停止了动作,他沉下脸色问他。


他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眼里早就湿了一片却硬撑着不肯落泪,只迷茫地摇头。


茫然能装,赤诚是不能装的。


他的眼里自始至终都有一片赤诚。


一时间他不知是该信不该信。


好像是过了很久很久,许多话变成了一句话:“不记得没关系,我告诉你你是谁。”


是危机,留下以便解决。不是危机,那就养着。


他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他,溃散的眼神又重新凝聚起来。


“你是我的弟弟,你叫......”他顿了一下,忽然灵光一闪,“叫——


阿诚。”


赤诚如你


阿诚直愣愣地看着他菱角柔和的侧脸,泪终于还是落下来。


“那你是谁?”

“明楼。”


已经很近了,可明楼又靠近了些,在他耳边低低地说。


你大哥。


“这是哪?”

“明月山庄。”


他又凑近,指腹轻轻地揩去他的泪。


你长大的地方。


阿诚半张着嘴,脑海里终于有了一些东西,他的名字叫阿诚,他有一个叫明楼的大哥,他现在在他的家里。


这是他的家。

 

他还是他,即使忘记了以前的一切。



还有那一片赤诚。

 

tbc

把大哥写ooc了.......

之前在书店看到《琅琊榜》后面有人写书评说作者把浩气留给了萧景琰,却把一片赤子之心留给了梅长苏。

在我眼里,靖王才是一片赤诚不改。

白璧无瑕这个名字也是用来形容他清清白白的。

我没存货!我没存货!这是现码的!周末好多试卷明天不一定更新!

下周五科考试不更新!狗带的文我还没写完呢.......

咱打个商量别催好么T_T

而且我感觉越写越ooc了。


前文走:http://yuaiguan.lofter.com/post/1cf9a779_8b0c585

没看懂的伙伴。

脑洞走:http://yuaiguan.lofter.com/post/1cf9a779_8aa4f35




评论 ( 15 )
热度 ( 25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