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涛>【祝闪爸收视长虹】

<浪涛>


黄子韬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好几年,出了专辑接了戏上了大银幕,一开始不喜欢他的人对他的关注也渐渐淡了下来,毕竟除了冷嘲热讽的说一句,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不过他没多大心思去理会这些,繁重不堪的工作已经足够让他焦头烂额了。


今天他推掉了两个通告,为了赶回去陪海浪。小丫头一大清早打电话告诉他必须回去,也没有说是要做什么。他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被经纪人带走了,慢慢的工作安排也没时间回电话。


路上黄子韬仔细想了想,今天不是海浪生日啊?嗯.....也不是他的生日。难道是什么纪念日?可是又想了想,他们两人会有什么纪念日呀,同居纪念日么?

他和海浪好久以前就住在一块了,搁圈里其他朋友的眼里他们两就是一对老夫老妻,但其实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在谈恋爱,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兄妹相处模式,他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磁场,说不是爱情不对,说有越界的情感那也不对。


海浪陪他走过这些年,看过他难过,看过他愤怒,看过他痛哭,也见过他光鲜亮丽,见过他春风得意,见过他灿若星辰。也有过跟着他受委屈的时候,最终还是选择陪着他。


这使黄子韬不自觉地想起刚刚认识海浪的时候。


那一年他才十九岁。


他被安在一个有十二个人的男团里出道,一开始就大红大紫,起步高得很。正所谓红得发紫,紫得发黑。人气蹭蹭蹭往上涨,恶意中伤的言论也就跟着上来了。那时候到底还小,实在忍不住了深更半夜偷偷跑到海边去,一个人委屈地掉泪。


哭够了发泄够了该面对的还是要回去面对,黄子韬一抹眼泪想着回宿舍,一张纸巾递到他面前。登时就给他吓坏了,想万一是他的哪个饭撞见他哭成这样那明天的头版头条肯定是没跑了。


他紧张兮兮地抬起头,结果只是看到一个小姑娘,大概是十四五岁的模样。


海浪眨了眨眼,简直纯真无邪。


但黄子韬知道不是,她明显是在一旁看着他哭了很久的,却现在才走出来,可见这个小姑娘不是什么善类。


他迟疑了一下,接过那张纸巾揩泪,朝海浪僵硬的笑笑。


“谢谢。”


果然,上一秒还在傻白甜的小姑娘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哭是没有用的。不会有人记住你的委屈,他们记住的只有你曾经的失败和今日的成功。”


许是她的神情过于严肃,许是他说的话戳住了黄子韬的痛处,一时间他竟没有对这个看起来老成的少女这般做派发笑。


他低下头做沉思状,具体是在像什么黄子韬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看到的是海浪高深莫测的微笑,等他回神她已经无踪影了。


黄子韬这才愣愣地想起来连人家名字叫什么都没问。


他的车又拐过一个街区。


再见已是三年后。


十九岁的黄子韬一晃眼已经二十二岁,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退出了原本的团体离开了让他绝望的地方。


背叛,离弃,唾骂,三年来多少事情横生变故,让他疲惫不堪,身心俱伤。


可他始终记得当初在海边那个小姑娘对他说的话,三年来也越发体会到那句话的意思。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他得到了太多别人不曾得到的东西,自然会受到别人不曾受过的苦痛。反之亦然,他失去的足够多,得到的回报自然不会少。


只有变得强大,别无他法。


所幸,有人始终陪伴他。


回国后黄子韬第一张专辑发布不到两个星期,他去参加一个晚宴,居然遇见了那个女孩子。


十八九岁的少女正是娇俏艳丽的年纪,黄子韬不过随意一瞥就没有再移开目光。倒不是说她是有多倾城绝色,而是这个女孩举着酒杯巧笑倩兮,无端就生出一种操控全局的气场来,像是一个闪光的珍珠一般明艳动人。


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没想到人家姑娘举着酒杯冲他走过来。


“Hi,sir.”


她的音腔很准,像是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的人,浑身上下却又诡异地透着一股东方女性美。


黄子韬一怔,道:“我记得你。”话一出口他简直想要掉自己的舌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海浪狡黠地冲他扬起一个微笑:“我也记得,TAO先生。”


“我记得你的一切。三年来,所有的一切。”


黄子韬惊异的表情一下子浮在脸上。


她举起酒杯。


“我喜欢你,TAO先生。”


到家了。


黄子韬下车上楼,楼梯里蛮黑的,他忽然想起来以前自己说怕鬼怕黑之类的话,可惜他现在已经都不怕了。


当天晚宴结束后,他在一大群人的护送下好不容易上了车赶往机场。一路上大葱坐在他旁边一直追问那个女孩子是谁,这回黄子韬可知道她的名字了,却不代表他要跟大葱说。他打了个哈哈含糊了过去,大葱却还是不依不饶地问他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黄子韬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看着大葱:“把你那满脑子黄色塑料给我倒干净。”


车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到了机场他要自己一个人赶去某地录制节目,晨晨和大葱都没有随行,临走晨晨帮他把行李箱拿过来,然后往他手里塞了张纸条。


时间紧迫,他只来得及回头看晨晨一眼,然后就匆忙上了飞机。


途中他闭目养神了好一会儿才记起纸条的事儿,他在掌心摊开晨晨塞给他的那张纸条,只有寥寥数字。


“色是剔骨钢刀啊桃桃。”


黄子韬哑然失笑。


他开了门在玄关处换鞋,厨房传来海浪的声音。


“回来啦?洗手吃饭。”


黄子韬“嗯”了一声放下车钥匙进了厨房,海浪穿着围裙,手里捏着清明团子,旁边的炉上炖着鸡汤煮着过桥米线。他走过去抱了抱她,“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我的小海浪?”


黄子韬的指尖滑过海浪浓密乌黑的长发,笑意盈盈。


在那之后他开始频繁的遇见海浪,她好像是藏着暗恋心事,跟着黄子韬,无处不在。后来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也不是谈恋爱,就像是家人,无话不谈,只要见着她,就觉得满心欢喜。


海浪每次都会笑的像只小狐狸,然后软软地喊一句哥哥。


夏花常开,美人常在。


“你猜?”海浪把捏好的团子摆进盘里,回头笑了笑,然后不知道从哪找出来一个银白色的酒杯。


“不猜。你快说。”


黄子韬嘴馋地拿了一个团子往嘴里塞。


客厅隐隐传来乐声,海浪“啵”的一声开了一瓶酒,哗啦啦地倒进银杯里。


“怎么啦?”黄子韬扭头,海浪把酒递到他嘴边,猛地握住他的手。


她悴不及防的亲在他脸上。


海浪的唇艳丽得如同涂了唇膏一般,“黄子韬啊,黄子韬啊,你怎么对我那么好啊,好到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嗯哼?”黄子韬得意地笑笑,勾住她的腰。


她说。


“今天是我认识你满十年的日子。”


海浪又亲了他一下。


“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黄子韬挑眉,放下酒杯。


“现在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海浪靠近他耳边。


“我会永远喜欢你。”


厨房橘黄色的灯光染在他们身上,黄子韬亲了亲海浪的脸颊。


客厅有嗓音妩媚的女子腔调婉转的歌声传来。


“......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 

多年不减你深情 

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 

你送我的风景 

......”


也许刻骨铭心的是爱情,而海浪和黄子韬相伴多年。

只不过道一句命运。

命中注定我爱你。


黄子韬,海浪。

你看,连姓名都叫我们在一起。

海浪涛涛。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