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磨

虽不敢全部赞同,但爱与欲说得好。共勉之。

chloec的树洞吐槽花痴专用号:

免鉴定,楼苏,苏他苏到天昏地暗。


免科普,我晓得什么叫人无完人、各持己见和穷寇莫追。




写楼诚对于我而言,最难的有三件事。


一者,时时刻刻要克服看我女神【恋爱脑与乌托邦】的文后想删文磕头的冲动;


二者,要尽量说服自己,不是谁都能把一段恋爱写得和3M太太【mockmockmock】一样浪漫旖旎——尤其是苦逼的留学生涯中的恋爱,从而保持我继续更文的勇气;


三者,要对得起我对明楼这个人物的爱,因为我如此爱他这个形象。




这篇吐槽叫琢磨,一来是对明楼这个形象写的零碎分析及写文案头准备的小结和反思,二来是如琢如磨,明楼的身份会有许多转变,但我至少坚信他是个君子,是个堂堂正正的人。




上厕所的时候,手贱点开一篇又被推到微博首页的文。本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原则,我跟基友吐槽了一下,然后想着结束去复习我那一个大字没看的Black-Scholes。


然后lofter收到一封私信,说某文起种种,说起打脸与反转,我就又认真地看了一遍。




顺便洗一个粉,不要再私信我。




其一,道和术。


我之前有和一个朋友讨论明楼这个形象,她说我是大写的理想主义楼苏,我也深以为然。


一个人,在经历了种种黑暗、艰难、诱惑之后,依旧坚持着信仰和理想,存留着温柔和爱。我以为,这样的人可以称得上是君子。朋友所不同意的点在于,明楼是一个有相当手腕的、长袖善舞的战士,他必然有一些“腹黑”的地方。又或者基于人无完人的普遍观点,他当有些不尽如人意的缺点或者性格上的阴暗面,又或者生活的艰难是会带来阴暗的负面情绪的。这一点我同意,然而写文不是与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接触,为了人物关系,情节推动和主题表达,选材当有取舍。如果只是为了显示人物的丰满,事无巨细地将优缺点都写出来,也是不可取的。


回到正题上,我认为,明楼是一个内心儒道兼修的人,这两种浸润中国国民性的思想同他的共产主义理想一起,共同构成了这个人的道。这个道的内涵是很复杂的,然而我认为至少包含了要做一个有道德的人。当然,道德本身根据文化和所处社会的不同情况,会有一些变化。然而也如康德的对于道德的论述一般,有一些东西是恒定不变的。这个道是指导明楼用术的全部力量。


关于术,则是他具体如何实现他的道。正如我曾经写过的那样,杀一个人救千万人也是有罪的,杀人本身即有罪恶。It is indeed a dogmatic assumption,然而我发自内心地相信,总有点东西不随时移世易有何动摇。明楼的伟大之处,有一点就在于,他是愿意主动去承担这个罪愆,去做君子不齿的事,去担不必要的污名,为了实现一个道。确实,我们应当通过一个人的行为来评价一个人,但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这世上的事情,也有表象和实质之分,所以我们评价明楼这个人,依旧着眼于他的内核和道,而非他的方式和术。


再荡开一笔,术和道有没有顺序?我以为,是有的。先有道,再佐以术。所以我相信明楼在他的术还没有成为一个必须的时候,他是一个正直善良,积极进取的少年形象。那些鬼蜮伎俩、勾心斗角是不得已的需要,也是为了理想而握紧的武器,即使会烫伤自己的手。




其二,爱和欲。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的,毫无恋爱经验的人,我对于如何写爱常常感到惶恐。我只能依靠逻辑从人物性格来推理这个过程,然而爱有时不讲逻辑。


之前夹带私货的时候,我以为我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作为一个大写的楼苏,我自然定位明楼是君子之爱。此处不再赘述。然而有些话,似乎不说到反面,总不够透彻不好理解一般。于是我就从反面再来阐述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源氏物语中源氏对紫姬算不算爱?我说不好。源氏的模式套在楼诚身上,算不算爱?不算。




我承认有这样的人物,言语上永远在道德的制高点,言必称尊重与爱护,但实际上,他诱导了一个孩子,在他心智尚未成熟的时候发生与性相关的亲密行为,或者引导他与自己发生亲密行为。他未必会认识到自己的诱导行为。又基于某些理由,他控制了自己的行为,等待这个孩子成熟。其间种种,一概不论。成熟后,坦诚这么多年思慕之情。


这样的人物存在么?存在。有意义么?有意义。是明楼么?不尽然吧。




我以为,真正的尊重与爱护只会发自内心。有一种爱是爱他又顾念道德,所以控制自己的欲念。也有一种爱因为你爱他所以你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与之发生兄弟以外的任何情爱关系。但这两种爱并不等价,其中是有高下的差异的。是高下的差异,而非见解的不同。


在楼诚的关系中,我一直只能接受一种情况。就是完全由阿诚主导和决定这段感情的开始于生发。更进一步来说,我能接受幼弟对如父长兄的孺慕之情,我也能接受他因为共同理想而产生的倾慕之心,甚至我完全赞同他在大哥还没有胖起来的时候“见色起意”。爱情的生发可以基于各种理由,没有崇高和卑劣的区别。爱一个人的相貌和爱一个人品格一样可爱,只要是真心实意的。一念生发,不可收拾。他必然也有自己的思考和犹豫,当他做出了这个决定后,一个成熟的男人,或者至少做了成熟决定的不成熟的男孩儿,是会选择追求或者不追求,这个也是看不同作者的不同安排。如果追求,之后如何发展,是作者自己的考量。如果不追求,我无法想象一个父亲、一个兄长,会主动越过伦理道德,去试探他的儿子、幼弟是否有这样的心思。


楼苏如我,对这段的一个alternative的设想是,明楼介于上述两种爱欲的中间,这两种感情是混杂的,无法辨明且不自知的。是阿诚的坦白和主动,让他认识到有这样的可能性,并且已经情不知所起,故而索性开诚布公,之后一往而深。


当然, 也只是一个alternative。从来不会还有一个唯一的答案,不同的人显然会有不同的理解。




其三,第三人。


之前我有推荐过一篇人物评析,不知道为什么撕得那么狠。那篇文章中最打动我的是对大姐和汪曼春这两个女性形象的分析。一篇文章,尤其是有CP的BL同人文,把笔墨过多的牵扯在攻受以外的人上是笔墨失当的——即使他们被塑造得再好,也是失当的。然而笔墨少不等同于形象的干瘪,更不等同于形象的不合理性。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是与你的攻受身处同一时空中的,他们与攻受的两个人物的相处,不仅仅是塑造他们自己的形象,也是侧面地反映着你的人物。


我无法认同汪曼春在其人生道路和政治立场上的选择,也无意洗白她的任何行为,然而明楼离开她的时候她十六七岁,明楼不过二十多岁。我无法相信基于任何理由的欺骗感情的行为是正当的。不论她之后做过什么,不论她的父母之前做过什么,这个少女,在那个时间节点,是无辜的。为了达成一个目的,去欺骗这样一个少女的感情,这样的人物形象存在么?存在。有意义么?有。是明楼么?我以为不是。


由于原著小说和电视剧中的明楼形象有了较大的出入,其中加入了很多靳东的个人理解,我以为是可以拿来主义地借鉴的。演员既然往楼春是真爱过的路线上演绎,年少初遇是否真爱这种恒久的命题我们暂且不论,那么至少还请剥离阴谋和算计的成分吧。也不是为了汪曼春,而是为了明楼这个形象,至少让他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吧。




其四,知君情深不易。




楼诚是最适合讲述一个情深不易的故事的CP了。


所谓情深不易,自然,只有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的成分在里面。


然而陪伴也有许多种。我将你关在我的笼子里,每日相对,也是陪伴。我拘你在我感情的牢笼,你只准看着我一人也是陪伴。我怀着爱欲日夜窥伺也是陪伴。如我之前所言,我桌上的文竹盆景于我是陪伴,我之前参加活动种下的每年去看的树于我也是陪伴。




楼诚的情深不易,不在于我守着我对你的爱欲,十数年不曾止息。而在于我看着你长成国之栋梁,然后与你一起去做枪炮做车轮,做那御敌于家园之外的万里长城的梁木,哪怕烈火鞣制,哪怕千刀万砍,哪怕我们再也无法回到湖畔听林间的鸟语。这些我都不会害怕,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知晓我的你。也请你不要惶恐,因为这世界上存在一个知晓你的我。彼此的存在即是最大的温柔,也是最不可动摇的深情。




其五,钱这个东西。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污蔑一个人物,来博取一票观众,似乎并不可取。





评论
热度 ( 629 )
  1. 红叶白石小马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小马尾:
  2. 红叶白石小马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小马尾: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