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书与诚>【短|完|福利】

 *一封写给阿诚的情书

     说好的福利,放心吃糖,这真的是糖qwq。


                <书与诚>

 阿诚吾爱:


此时是夜里一点,我睡不下来给你写这封信,恐怕再不写下这些次日起身我便忘了。不要说,不要说。我写完信便去睡了,你莫担心。


最近我常常想到从前的人和事,我死去的父母,明台死去的母亲,大姐,明台……还有从前的你。


那时候你来到明家,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不懂。我说,你以后就是我弟弟了。你不知所措地看着我,眼睛湿湿的。那我也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嘛,禁不住你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面对信仰,面对光。那一瞬间,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爱上了你。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跳,十分不安恐惧,然后对着你那张瘦削的小脸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我又变得无比暴躁。于是,我明明把你带回来说要好好教你,却又把你丢给大姐,不管不顾。当时我不曾想这样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只一昧地想着躲避你,别叫我污染了你。直到你怯生生地喊我“大少爷”,大眼睛里流下水汪汪的眼泪,我立时慌张起来,然后听到你说,“大少爷,您是不是不喜欢阿诚……”,我那颗少年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像细而长的针戳进指甲缝里,害我险些也落下泪来。我几乎是疾速地抱住了你,说我是你大哥,一遍一遍的重复我没有不喜欢你……阿诚,如今你应该明白,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是最喜欢,最喜欢你的了,那样深深地喜欢,已经是爱了呀。我是最爱你呀!


大姐将你我送去法国时,我更将这令人觉得荒唐的情爱藏了起来,我可以疼你,教你,安慰你,帮助你,却不能够爱你。因为我是你的兄长,还是一个男人。于是,我仅能远远地看着你,看你像一刻小树苗一样长起来,看你和同学们亲昵的玩闹,看你意气风发,看你锋芒毕露,看你情窦初开。呐,阿诚,我知你看到此必定要笑,笑我老生常谈,笑我又要提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我这时想起来还是生气呢!你竟交了一个女朋友,竟那样喜欢一个女孩儿。虽然你说你喜欢她不可能有喜欢我深,尽管我也知道你只是小孩儿一样的喜欢她。我还是嫉妒。你呀,阿诚呀,吾爱呀,你所有的喜欢,你所有的深爱,我想要,只属于我,只能给我!


我再不能远远地看着你了,我和你交谈了一个下午,叫你和那个女孩儿分手,本来已做好了你若是恼火,我便拿出大哥的模样吓唬你,可是你只是点头应好,一点儿也不忤逆我,傍晚便去找那个女孩儿,断了关系。这下子轮到我不知所措了,你会不会因此觉得我是个苛刻的人,会不会因此讨厌我,会不会因此很难过?忐忑不安地想着,等着,你那么晚才回家。


那晚你回来,身上好大的酒味,整个人都晕糊糊的。你这个小孩儿呀,不会喝酒还要喝,长大了也一样,不会做的事总要做,我可告诉你,我不在,你不要以为就没人管着你了,你要是敢做不能做的事,我照样看得到。我呀,有千里眼,贴在你身上呢。看你这副模样,我气极了。其实我是嫉妒极了,一想到那个女孩能让你这样伤心,我简直要嫉妒得发狂。我指着你红红的鼻子,还没有骂出口,你就呼啦啦跑过来整个人挂在我身上,眼泪忍不住往下掉了。当时你是真的醉了,有一下没一下地亲我的脸,嘴里头还喊着喜欢我,爱我。说交女朋友只是为了让心里好过一点,没想到惹得我不高兴了。


震惊致使我懵在那里,你难过,我也跟着难过,我浑身都似沁出血来,难受得意念都做了灰一样。


“大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想只做你弟弟。”


你一边簌簌地落泪,一边热烈的嘶喊着。那声音实在有些怪异,在我听来却好似幼时母亲安抚我时哼唱童谣的声音,轻轻地,轻轻地,一字一句深入我心,万古未忘。


我的阿诚呀,脸皮儿薄,这一辈子真真切切地,只说过两次爱我,两次我都永生永世记着,即使死了,我也带到阴司去,带进轮回里,来世就按这两句话来寻你。


“大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想只做你弟弟。”

阿诚,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想只做你大哥!


我要做你的爱人,做你的至爱,做你的心尖肉,要你搂着我的时候就开心快乐,也祈愿你离开我还开心快乐。


你这个小孩儿呀,竟把我想说的话先说出来了,原来你竟是和我一样的。你爱着的是我的啊!你想我爱你一样爱我啊!我高兴得不得了,终于叫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爱情要两人同等的感到,同等地表示,才能圆满地成立,才能有好的结果,才能使两方感到一样的愉快。


从前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总害怕表白了连兄弟都做不成。现在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你也爱着我了。


阿诚,我这时想起这唯一一次不与你互通心意令你伤心难过的事,我仍觉后怕和悔恨。是我先爱上你的吧,却叫你先做了表白。幸好,幸好,你我并未因此生分。反倒是从此以往,铜墙铁壁,亲密无间。


吾爱啊,我知你从没怪过我,还是要珍而重之同你道一声抱歉。对不起,险些因为我的愁绪和软弱,错过了你,错过了我们的爱。


后来,你瞒着我偷偷选择了和我相同的信仰,我发现后最先的反应竟不是恼怒,而是想着,完了,我的阿诚要和我走上同样的道路,要陷进黑暗里去了。我拿枪抵着你质问你,又悲哀又害怕。可是看到你的眼神我就明白了,这是天注定的,这也是你自己选的,你不后悔。


那是当初你看我的眼神,看着信仰,看着光。


你有了自己至死不渝的信仰,我只会为你高兴。


感谢你的爱,也感谢你的信仰,让你和我在黑暗中相伴而行许多年,让你一点一点慢慢成了我世界里唯一的光。


我从没有这样爱过人,我的爱是无条件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是如猛火电光,非烧尽社会、烧尽己身不可见的。 我时无刻离不开你,想起你,我就难以忍受生活的一切。我想砸东西,骂脏话,跳进湖里冻个清醒,跑进火里烧得只剩一颗爱你的心。我明白我得同你在一起,才能安静下来,才能事事顺利。但不成,你需得离我远远的,这样才安全,才能好好活。阿诚,不要骂,不要红了眼眶,不值当。只要你往我的梦里来那么一趟,我的身心便满足了,我便死而无憾了。


阿诚,你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知你一定记不得了,这一辈子你有好多重要日子要记,总有些记不清了。没关系,有我替你记着。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个日子是你总忘的。你记得我的生日,记得大姐的,明台的,独独不记得你的。


这个日子还是我给你挑的呢。你刚来那会子我去孤儿院问了,却没人记得你的具体生日,大姐说那咱就自己给你挑个生日。你还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声答应。我瞧着大姐兴致高,也就没阻止,没成想大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给你像明台一样挑了个喜庆日子,竟然选在大年初一。我说那不成,怪吓人的,最后敲定二月十九,还被大姐狠狠说了一顿,说查了黄历也不见得这个日子有多好,怎么非要选。


阿诚呀,你肯定也疑惑不解吧。其实,二月十九是观音诞,我虽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却仍为你能够来到我身边而感叹老天的偏爱,你的到来,就如同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来到我身边,免去我日后许多苦难,免去我深陷爱恋之苦。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却没能陪你庆祝,实在抱歉,说多少句对不起都没有用的。那阿诚,我和你约定,来日相见必定千百遍偿还于你。我必定和你从黑暗行至天光,和你一起相拥着死去,带着我们之间相互的爱,前往未知的世界继续缠绵。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风又刮起来了,春天里,上海的风还是这样苍凉,吹得我有点难过。但我知道那是思念你而难过。阿诚,我要去睡了。盼望你来到我的梦里,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


最后了,我还是想说,感谢你,感谢你的爱,得到你的爱,是我这辈子得到最光荣的勋章,是我这辈子打得最漂亮的一仗,是我变出来最艳的玫瑰。


阿诚,吾爱,亲爱的。


愿你我倾盖如故。

                                                    一九四八,二月十八

                                                        汝爱  明楼

                                                        Yours,Lou


*说好的福利各位吃好_(:зゝ∠)_

感谢 来自梵音的捉虫(。・∀・)ノ゙@南景三 

包括标题在内除去备注共三千字满。

这是一封甜甜的情书。

时间线定在新中国成立前,背景为阿诚与大哥两地分离进行工作。

也许会有后续。【也许。

本文大量引用名人情书,bug甚多,勿怪。赶着其他的事情没来得及加备注,明日补全。


以上全部。


 请让我重发一遍。【写哭自己系列却没人喜欢。

明早不过十热度我就删掉好了qwq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