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评桃李春风】两人行

送给 @贺兰 新年礼物(。・∀・)ノ゙希望喜欢

新年快乐!


曾经读过席慕蓉的一句诗,“谁说我们必须老去,必须分离”。作为一个后天的悲观主义者我一直认为,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没有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也不会有永世不变的爱情。因而那时对于这句诗,我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直到入了楼诚圈,看了《桃李春风》。回头再去看那句诗,无语哽咽。


贺兰所写的中篇小说《桃李春风》原名《生死十书》,共十篇,从楼诚少年时一直到二人死去,仅仅通过两人之间的互动和家国变故来体现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情。笔触既温暖又尖锐,布局周全细腻,部分历史知识点缀更使得通篇看来精彩绚烂,它连接了过去和未来。


在原著中,明楼救下阿诚,他的出现简直明亮了他整个世界。而在《桃李春风》中,阿诚同样明亮了大哥的整个世界,他们相互之间的深情在灼华文字间被娓娓道来。我的朋友看过前两篇之后说大哥太孩子气了,阿诚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说不是这样的,在一段真真正正的爱情面前,所有的真实都将被释放,所有孩子气的行为都不足为奇。几乎从头至尾,都可以从他们的相处模式间看出那一种深情,是名副其实的“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矣。”


其中最打动我的为《权力结构》和《磐石无移》。


《权力结构》被安排在《桃李春风》全章之三,描述的是楼诚之间的性关系。这个字眼在东方人的眼里总是带了些别样的色彩,连带着性所带来的欢愉都有着罪恶感,特别是当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层道德伦理的屏障。在许多的楼诚文中,要么就是直接无视了这一点,要么就是利用这一点大写特写心理。令我出乎意料的是,贺兰将本应覆着一层纱的,朦胧的性爱描写的赤裸直接,快感是摸得着的,且从头至尾都没有出于对道德伦理的期期艾艾,而是大大方方,根源于每一个细胞的渴望,纯白的渴望,爱情的渴望,甚至超越生命的渴望。


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卑微到了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看起来阿诚很卑微,但臣服的确是明楼。他把阿诚的快乐当做他的快乐,把阿诚当做他。阿诚亦是。明楼与他,同为一人,密不可分。


但是贺兰又写了,“阿诚从来不是因为他是一个被动地接受明楼的木偶而爱明楼。恰恰相反,只有一个独立的人才能接受明楼的爱,只有一个独立的人才能爱明楼。如果阿诚真的处处都像一个小明楼,那么他也会和明楼一样,在某一刻,亲手打碎自己的偶像,亲眼去认识这个世界,自己捏塑出自己的灵魂”。他们密不可分,同样也分别拥有着独立的人格,那么由此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完整且美好的,而不是残缺,一方强制性的。楼诚之间的感情是暖的,是必须的,是宿命。明楼对阿诚,阿诚对明楼,是双向的,不是禁锢的。


他们彼此到底爱到一个什么地步,在《权力结构》中便可窥见一斑。许多人说《唯香如故》是全文中最虐的一篇,在我看来不然。情节上的,不得不承认《唯香如故》是悲情色彩最浓的,然而在情感描写上,《权力结构》中所展现出来的楼诚之间的情真是全篇的缘起所在,如若没有这样的深情,最后也不至于那么令人揪心。他们这一生中所经受过的所有苦难,因这深情不再悲苦,生命长河尽头的分离,也因这深情更加悲苦。


看这一篇时,脑子里想的是曾经看过的一句话:“他喜欢他,他要抱着他,他要给他安慰,他要让他再也不流泪。如果可以,愿我们就此沉沦,不再醒来。”


此后若干年的生离,死别,只要想起这个场景,都不至于让他们感到绝望。


生活的苦水像海,一望无际,深不可测。而他,像是岛。是他怀抱里唯一的净土。


作为通篇结尾的《磐石无移》本应带着特有的文章收尾时候的情节下落,情感下落。但它也没有。《磐石无移》第二部分从头到尾回顾了一遍楼诚之间情到深处发生过的事,也不能用情到深处这个词,因为他们时时刻刻都深情无悔。


沈从文先生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阿诚和明楼都是人上人,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寻觅更好的人,可惜爱情是一把火,熊熊燃烧,明楼和阿诚早就成了对方世界里唯一的光明。幸好爱情是一把火,熊熊燃烧,明楼和阿诚早就成了对方世界里唯一的光明。


明楼在哪里死去,阿诚就在哪里死去。明楼死了,他就代替明楼活着。


《磐石无移》在最后将感情描写做了一个升华“一世为国为家,不愧不悔; 一生相扶相爱,有始有终 ”从相扶相伴到家国天下,并未让人觉得突兀,那是只属于楼诚的跨时代的爱恋。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唯香如故》里有这么一句话:从前,疯子的哥哥大疯子八岁,后来,疯子一岁一岁地追上来,如今,疯子和哥哥同岁了。 

也不知触到了我的什么.....哭得涕泪纵横......不管做什么,请让我追赶你。


我在前方等了你好久好久,你在路上很艰难的走。两人同行,不同龄但同襟。


庆幸的是纵使家国变故横在他们中间,生离死别把他们分开。爱情依旧跨越生与死,切断阴与阳。


他们依然拥有彼此。


“是我的手足,也是我的情人。 

是我的刀锋,也是我的灵魂。” 


  

这是我看过的对楼诚关系最好的解释,没有之一。


感谢贺兰太太,把这个关于爱情与家国的故事用漂亮的文笔呈现给我们,期待《桃李春风》长篇版本。


故事属于作者,感动属于我们,他们属于彼此。







精彩文摘:



1.是我的手足,也是我的情人。 

是我的刀锋,也是我的灵魂。 

 

——题记 

2.像个小动物一样,不用言语,靠眼神。 

也不必言语。在两人之间,谈天,说笑,怄气,埋怨,什么都可以,谈天,说笑,怄气,埋怨,什么都没

有也可以。


3.明楼抬起小动物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我和你之间,不是感情,是命运。” 


4.他要嵌到阿诚的骨头之中,吞噬阿诚的血液,毁灭阿诚的每一寸,再把他重新塑造出来。反过来,阿诚接

纳他嵌入自己的骨头之中,欣然被他吞噬自己的血液,放纵他毁灭自己的每一寸,再被他重新塑造出来,

这开放和容忍的姿态,成全他的毁灭与造就。 


5.不是明楼要爱阿诚,不是明楼要阿诚爱他。是天要他爱阿诚,天要阿诚爱他。 

天要他们两个的灵魂相互融合而生长,像水和水的交汇,你不可能抽离出任何一方。


 

6.你要最深入骨髓的欢愉,我却要先给你你自知不能自拔的痛楚。 

让我凌虐你。 

唯有此刻以兽性相对,方是人性最真实的赤诚相见。 


7.想到要爱你,这一世,太短暂了呀



8.说要一生在一起,不料一生的收束,一前一后分隔三十年。 


9.“哥哥,既然我们的心在一处,其实也就是时时都在一处了,你说是吗?你在现实里看不到我,肯定会天

天梦到我。我也会天天梦到你的。” 

阿诚亲吻明楼的眼睫,“你说,人说林意洞,面貌如玉、心肠如铁、心地光明如雪。哥哥,总有一天,我

也会坚硬如铁,光明如雪。那样,我才配得上你。” 

如初阳一般的少年啊。 


10.中秋无月,想是望情满人合而不得至苦,致天亦动了恻隐,不忍见月独圆而人孑然。 


11.这辈子第一次,阿诚想揍这个小少爷。 

明楼转过身去,不说话,用手捂住了脸。有一瞬间,阿诚少有地看到了明楼痛苦的面容。 

阿诚真希望时间倒回去,在明台说要听戏的时候,他不凑那个热闹跟着一起劝明楼来一段儿,或许明楼就不至于受这种委屈。



12.爱国是他们的信仰。胜利是他们的信念。 

可是延安与重庆可以团结,而明楼与阿诚只能活在黑暗里。 



13. 你我之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至高无上的相互理解,非抵死相爱不能理会的占有,非革命同志不能体认的托付。



14.“哥哥!”像他们年轻时的无数次一样,阿诚叫他哥哥。阿诚的脸贴着明楼的肩头,彼此的脉搏,清晰可

闻。 

“哭吧。”明楼抱住阿诚,“阿诚,我也舍不得你。” 

“哥哥。” 

“哥哥,我才和你过了半辈子,我还没过够。” 

“哥哥,我不要离开你。” 



15.阿诚背着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好软好软,垂着头,闭着眼,安静地,没有话。现在他真的把整个人都给他了。 

阿诚跟着明楼一世,一世是个小哭包,总是红红的眼圈,一颗一颗地掉眼泪。明楼死了,他却不哭。 

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想不起悲伤。


16.从前,疯子的哥哥大疯子八岁,后来,疯子一岁一岁地追上来,如今,疯子和哥哥同岁了。 



17.每喝一次你都要重提一遍当年情事的催情酒,除了我和你没有别人看过的你的画像,你叫我戴着它回来见你的你的戒指。 

无一物不是你。 


遗书中还夹着一方手帕,手帕上,明楼用血写了汉字—— 

一世为国为家,不愧不悔 

一生相扶相爱,有始有终 

 

再世为人,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我们要重逢。 

阿诚闭上眼。 




原文走:《[楼诚][中篇小说]桃李春风》


长篇连载走:《「樓誠」「長篇」《桃李春風》 之 題記》

衍生来世走:《[楼诚]人间浸没 之一》





评论 ( 8 )
热度 ( 102 )
  1. lei2246580玉靉莞 转载了此文字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