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黄赵】<斯德哥尔摩情人>「污|一发完」

<斯德哥尔摩情人>


*楼诚衍生/黄志雄X赵启平

By玉靉莞



依赖是世上最狡猾的陷阱。因为所有的会面都注定以分别告终,一旦学会依赖,就像自找背叛。*



他坐在一把沉重的木椅上,虽然睁大了眼睛可惜虹膜被蒙在上面的黑布遮挡,光感薄弱。双手被折在椅背后,手腕处是金属固有的冰凉触感——一副手铐锁着他。他也没有打算跑,道具不过是为了增添游戏的趣味性。


脚步声由远及近,带着扑面而来的浓重的酒味和令人恐惧的暴虐的喘息声。


他笑了一下,嘴角扯动才发现嘴上封着胶带,黏腻紧致。


脚步声停了下来,他失掉了最后的一点光感。


那人举着枪,枪口抵着他的额头,他感觉到自身那足以灼烧理智的温度,被冰冷金属贴着,意料之外的舒服。这份感觉没有持续多久,嘴上的胶带被撕开,枪口向下移,被塞进他嘴里。


“舔。”


男人特有的低沉嗓音好像也沾染了酒气,他听着就有些沉溺其中,旋即照着男人的话做了。


枪支由金属制造,理所应当有股类血的味道,如同铁锈在嘴里弥漫。也许男人用手抚摸过枪口,或是将枪口浸在酒杯里。入口的同时爆发出酒味,他的舌尖缓缓扫过膛口,分神去品味酒的品种。


朗姆,再普通不过的朗姆,而且酒精含量并不高。


他刚尝出来,嘴上承受的重量忽然增加——男人放开了手,质量不小的枪支全部依靠他的唇齿支撑着。尽管已经预料到男人的下一步有所准备,手指塞进他嘴里挤开金属枪支的时候他还是够呛,想咳嗽又无法做到,唾液留在嘴里无法吞咽,顺着艳红色的嘴角往下淌。


既要叼紧枪不让它掉出去,又要含着男人的手指,他的脸颊看起来鼓鼓囊囊的,像极了咀嚼食物的仓鼠。男人把无名指也伸进他嘴里,半蹲着凑近,珍而重之地亲吻他的脸颊,下颌,锁骨,留下湿润的痕迹。


白大褂被扯开,露出青年一丝不挂的胴体,光滑又干净,身材修长精瘦。


看起来十分可口。


接下来走:不老歌

打不开走:袖底

再不行走:微博

 

黄志雄一点一点的舔着青年身上那一层薄汗,看着精疲力尽的赵医生沉沉地睡过去。


他们都不在乎以背叛自身为代价来依赖彼此。
因为仅有彼此。


Fin.


————————————————

*天宫雁《依存免疫变态》
*贺兰《桃李春风》
*来自太太 @取名废阿宅 的帮助

评论 ( 16 )
热度 ( 69 )
  1. lilith玉靉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あ酱
    太太的黄赵rio好吃啊啊啊啊(˶‾᷄ ⁻̫ ‾᷅˵)小伙伴们真的不来一发么!!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