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歌谣从雪白开始

真的。

qwq像梦一样。

绿雨生城:

本来想是写个什么童话送给一个姑娘的,奈何实在写的不好又奇怪,没脸送。惹,很久没写了,最近玩的比较疯,写的有些疯癫(躺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千年之后的人们还是会这样开始一个故事:有一个人,他和别人都不一样,他是个真正的传奇。这时候,听故事的人就会问,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然后,故事就真的开始了。

他是她。她是个姑娘。她很白。

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也许她就是世界上所有有名却无法被认出的存在,像万里之外别人墙壁上的一朵在当地随处可见的花。独一无二的花。当她出现在那个城市时,海洋上升起一轮明月,光辉如同晨间面包的香气那样温柔又漫长。

“你是谁?”出声的是守夜者。她停了下来。守夜者非比寻常。那是一条鲸鱼,它的嘴唇并没有动,声音在恢宏的夜色里像一扇门幽幽地关上——很慢很友善,她想,它一定会放我进去,她松了松握在手中的剑。那把剑她已经握在手里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放下来过,她用它杀过盗贼与流寇,也斩断过雪狼和枭怪,还用它结交过许多的朋友,他们当中有英雄、豪客,也有娼妓和游吟诗人。

“你的剑真白,我曾经见过这世上最圣洁的灵魂,他的灵魂是一场白雪,你的剑有那么白。”那是个锦衣华服的太子,他的眼睛黑若星辰,有些忧伤,但是他一直是笑着的。太子非常美丽,他有无数爱他的人,但他却无法爱别人,他为此而感到难过,“我什么都有了,我不知道还能要求什么,可我又不爱别人,我应该怎么活下去?”

“无知的人。你见过这世上最大的坟墓吗?”一个卖药的年轻人嗤笑了一声,他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太子立即爬了过来——他喜欢这样做,卖药人伸了个懒腰,在日光下眯起眼睛,”我一直想去看看这世上最大的坟墓,据说那就是天使坠入深渊之后长眠的样子。“

“那是在哪里?”

“你知道在海的尽头天的入口之处有一座城市吗?你会走到那里,见到坟墓的模样。”

他们的世界是没有坟墓的。人死后灵魂要么升入天堂变成天鹅和蝴蝶,要么沉到地下化成石头与树根,而他们的肉身献给尘世的狗和山间的狼。坟墓消失也不过是一百年前的事情,当时为了争夺土地与霸权,国家之间战争不断死伤无数,神多次降下谕示要人间停止战争,但所有的人都沉溺与战争之中无法自拔,神的愤怒和警告仿佛阵阵春风吹过疯狂而腥烈的杀戮之草,全世界都陷入了大火之中。

“生受折磨,死后不眠。”神终于降下灭世的灾难,所有拿过兵器的手掌都将长出噩梦之中的那张脸,士兵们的手再也拿不起刀剑,他们的手流出血泪抑或发出惨笑,又或是终日哀嚎哭泣。大地上到处都是被生生砍断的手掌,那些噩梦钻入地下,汲取鲜血长成青草。人们开始醒悟,他们乞求神的宽宥,神没有原谅他们。他出现在天穹之中,巨大无比的手爱怜又无情地抚过他们沾满血污的脸,叹息一声就消失了。神消失之后发生了一场地震,就是那场地震使得世界上所有的坟墓都消失了。人们在地震之后也无法埋葬死去的人,一旦挖下葬坑,地面立即就会发生震动,而后坑就被抚平了,就像母亲抚平被单上一条褶皱那样轻而易举。这是神的惩罚,那还不够,神又开始削减人记忆的能力。

百年时光之后,人们开始遗忘自己的先祖与姓氏,不认识自己的兄弟姐妹,世界逐渐陷入混乱之中,人们不敢离开家人朋友,唯恐一旦走失便会被忘记。她也不例外。虽然她从五岁时在书上看见那片蔚蓝的海后就做梦都想去看看传说中的海。而在自己最好的朋友远行失踪之后,她终于做了这个决定。那是三个月后,她去朋友的家里,问朋友归来的消息而朋友家人疑惑地问那是谁的时候。她沉默了片刻,发现自己也记不起朋友的模样了。第二天,她在门前的石壁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带走了母亲一直戴着的一双耳环中的一只,拿走了父亲的烟斗杆子,抽走了祠堂里供奉的那把宝剑,在白雪纷飞的早晨没有告别就踏上了寻人之旅。

在路上,她遇到了很多人。其中,从开始到最后都一直跟着他的是太子。当太子听说她要出海时,兴奋地回到皇宫里去找了所有有所帮助的资料,兴致勃勃地走来走去,策划着他们的航程。他们在灯下把所有相关的传说都看过了,但能了解的实在是极其匮乏。太子又去拜访了全天下最有学识的钦天监大学士,大学士白袍银发,坐在星轨盘前只告诉他们:不要告诉守夜者你们的名字。

“我没有名字。”她说。鲸鱼是夜蓝色的,背部如一方沉丽晚空,腹部白得惊人,它的双翅长而缓慢,像是天边靠过来的大船。

“你要走进这座城市,你就必须告诉我的名字。没有名字,我无法牵住你。”鲸鱼轻轻摆动它的尾鳍,风浪迎面扑来。“这座城市无边无际,我怕你迷路。十年前闻名天下的“海上屠夫”就是因为走进这座城市迷路了而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

“我没有故乡。”她盯着鲸鱼的长翅。它的长翅下氤着一团萤蓝的光芒,仿佛睡着一座不肯散去的星云。

“不对,你是有故乡的。”鲸鱼戳破她的谎言,她的身体硕大无朋,鲸须像一条条古老而洁白的路,她抬起了没有握剑的那只手。她想触摸它们。

“看看你的影子吧。”她低下头去,看见自己的影子,圆圆的白色的一圈,正好圈住她的双脚。“你的影子是甜的。“她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它,它轻笑一声,像全世界的风车朝一个方向转动起来,”我的眼睛可以看见灵魂的味道,听见年轮盘积的时间,想象你走过的所有的路。“它的眼睛是透明的,浮着她渺小的身影。”你来自遥远的地方,那儿盛产善良而命运坎坷的人,他们有着非凡浪漫的名字,容易相爱,你并非其中最特别的,但很多人爱你,你并不知道。“

她笑起来,鲸鱼像一只大鸟那样往后挥动了一下翅膀。

“那你能叫出我的名字吗?”

“其实我知道你的名字。”高达数万尺的城门矗立在变幻无常的缥缈雪雾之中,她的脚下是一层蓝色薄冰,冰下星辰璀璨天幕寂静。鲸鱼的翅尖递过来,上面有一朵玫瑰,“把它别在你的胸前,这就是你的名字,跟我来吧。”它的长翅逐渐化为手指,那些手指并不纤细,白得耀眼,似神庙的圆柱,上面刻满了奥涩难解的符文。

她将红如美人的玫瑰别在了斗篷的襟扣上,鲸鱼的手拂过她的那把剑,而后将身体往下沉降。它身下的冰层缓缓陷落,鲸鱼的背部与她所站的位置持平,它的长翅划过来,落在她的脚边,是一座桥。“上来吧,我送你去想去的地方。“

她走在翅膀上,”我听说这座城市很难进去。“

“能够看见这座城市的人都能够进来,只是他们进来后便再也没有回去。”

“那他们留在这儿了吗?”

“也许吧,有时候我也找不到他们。这儿太大了,走到城市的边缘可能要花上几百年的时间。”

“那有没有人走出去过。”

“没有。你可以尝试成为第一个。”

“为什么?”

“因为我送给了你一个名字。”

“玫瑰吗?”她坐到了鲸鱼的背上,抚摸着那朵鲜艳的花,鲸鱼收起了自己一边的翅膀,从冰面上升起来。她们伏在半空中,是一座飞行的岛屿。

“也许你曾见过很多玫瑰,但这朵玫瑰不一样,这是我送给你的,而你又接受了。每个人都该有一朵来自陌生人送给他的玫瑰,告诉他他是多么可爱,他有多么值得在第一眼便被人喜欢。”

她感觉自己的心在慢慢变软,软得像一颗轻轻哭开了的种子,长出隐淡绵长的香气来。她将脸贴在鲸鱼的背上,鲸鱼的背部凉凉的,皮肤上的星斑温柔游弋,游到她的手边。

“有人送过你玫瑰吗?”

“有的。”以前那个太子曾经送过她一捧玫瑰,还有一个小说家,也有马戏团英俊的小丑,他们送她艳烈的玫瑰,清丽的百合,诡谲的红灯,神奇的贝螺,黑色的迷雾。“但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就送我的。”

“你将会忘记我。”鲸鱼说,它的声音非常年轻,“你们的遗忘太过容易。“

鲸鱼穿过巨兽牙齿般的城门,向城内摆尾潜行。它的身体有千里之广,乘风抟摇时却如一片巨大的时光划过云海苍天。万象在下,街道纵横,人群一边走一边褪去血肉,化为尘埃被风吹散,渐渐变成骷髅,婴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为大人,骷髅大摇大摆地行走在他们之中。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幕奇景,震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不要落地,一旦你落地,你就会像他们一样。他们是不听劝告恣意妄为的闯入者,这儿和对岸的世界是一样的,但还是有不计其数的人前仆后继的闯进来。”

“这儿的时间比外面要快吗?”

“是的,要快很多很多倍。但你不要担心,你不会变老,我会背着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我来这里找一个人,我已经找遍了那个世界,有一个占卜师告诉我她已坠入坟墓。”

“你最好的朋友吗?”鲸鱼能猜出她的心事,他们面前是无边无际的雪白天空,瓦蓝色的海市蜃楼在更远处俶然崛起又瞬间坍塌,毁灭得无声无息又惊心动魄,如同辉煌又轻蔑的把戏。她闻到新鲜的水汽,浅金色的水母在她身边一伸一缩,水花溅到了她的唇边。它们有大有小,大的如城楼,小的微如露水。每一个水母里有一张脸。

“你找找看,有你的朋友吗?”

“我不记得她的脸了。“她皱起眉头,苦苦思索,”她离家之前来找过我,说她要去世界的尽头。她的头发是红色的,手腕上戴着一串珊瑚珠,露着肩膀,肩上有个飞鹰刺青。“

“我没有见过她。”他们已经飞了很久,风越来越小,空气流动的也越加缓慢。“凡是来到这里的人,我都记得,我记得所有星辰的位置,记得所有见过面的面孔,还有永恒不一的风声,记得潮汐退却时的痕迹。如果我见过她,我一定会记得。”

“是这样吗?”她有些出神地望着停在自己掌心的一朵橘色的水母。

“我不会骗你。”鲸鱼的背部喷出一股水柱,水柱冲得高高的,像一棵树从上而下垂下枝条,将她笼在阴影之中。“我们已经来到了城市的最中央。”

“这儿有什么?”

“你这一生所有已经发生将要经历的梦境。“鲸鱼又往下降落,好让她更靠近一点,“你要选择看一看吗?”

“有多少人来过这里?”

“很多。但是他们都等不到回去就已经老了,然后死在大门边上。这儿接纳人,也接纳幽灵,唯独不欢迎过客。在你的世界,你们说这里是坟墓,并没有错,这儿并没有过客。但你可以,只要你在天亮之前离开。”

城市的中央是一片海。她现在无法记起的回忆都从海底翻涌而上:她掉落的第一颗宇宙色的弹珠;她遗忘在枫树下的那把折叠小刀;她总是梦见却无法想起的第一个喜欢的少年;太子在岸边被侍卫带走时喊出的那句话……还有很多她不知道却早已发生的事情:她写的第一本小说中那口出现过美人双眸的井是她七岁时下午真真切切经历过的,她藏在芦苇丛中的确见过会飞的大鱼;她曾构想并写下来的那些她相遇过的喜欢过的虚拟爱情故事中的年轻人也真的相爱了……

“你不能清楚地你的未来,除非你走下去。”鲸鱼在空中静止不动,他们被黑暗包裹住了。她伸出手去,触摸到了那些形形色色的水泡。那些水泡聚拢在她手指周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一个被不断扔入糖果的蜜罐,逐渐变得丰盈沉重。

“启明星已经出现了,你必须得走。”鲸鱼转身,背着她往城门的方向驶去。她在鲸鱼的背后看见天边一颗孤星,下面是一场纷纷扬扬的白雪,白茫茫一片,荒芜空寂,宛若传说的开始。

“你走吧。”

她张开手臂,紧紧伏在鲸鱼的背上,她在很远的地方便看见城门上藏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的”鲸渊“两个字了。

“你将来会路过更多的城市与岛屿,遇见更神奇的世界,你会有瑰丽的航行和梦境,还有无数的过客。”

鲸鱼翻了个身,她没有抓住背鳍,往下滑落。鲸鱼的一只手反过来托住她,将她轻轻放在地上。

“不要好奇为什么我会将你放走,世界上有很多奇妙的事情,只要经历便是缘分。”鲸鱼侧身在空中遨游,身体在越来越亮的晨色里渐渐凝成灰白的石像。鲸鱼的眼睛闭上时,她胸前的玫瑰突然坠落下去。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有人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故事呢?

说故事的人想了一下,含糊其辞:就是一个过客的故事。

有人从黑色里来,清晨离开,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仔细辨认过他的眼睛,但你知道他很好。他路过你,他来的时候星光灿丽,他走的时候梦正雪白。

会遗忘吗?

你在有酒的傍晚,说起一个模糊的梦。

END

 

 

评论
热度 ( 16 )
  1. 玉靉莞绿雨生城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 qwq像梦一样。
  2. 汤圆圆软绵绵绿雨生城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有rps文了!🐋😘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