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于无声处》01 龙舌兰

【逸真】《于无声处》


配对:风天逸/羽还真(斜线代表攻受)

原作:《九州天空城》

梗概:现代AU   深夜食堂一般的存在,下一期是苹果派。

分级:NC-17

备注:可能是连载

            八月大概会更新的勤一些



01.龙舌兰


羽还真顺着长桌一路寻找食物,在三三两两交谈的人之间失礼地穿来穿去,柔和的暖黄色灯光落在他身上又被躲开。肥美多汁的肉类被他有意无意地避开,最终他随手往盘子里夹了几块糕点,倒不是他挑,实在是桌上的食物长得好看却不合他胃口。羽还真对着卖相精致,却已经看不出原材料的点心,觉得无从下口。


场内并不吵闹,到底请的都是澜州有声望的家族,各大财团高层聚在一起,压低了声音讨论事情,细密的交谈声让他觉得压迫,羽还真不耐地扯了扯领口,原本系的一丝不苟的暗红色领带被拉扯得松垮,擦得发亮的皮鞋在大理石面上踩得踢踏作响。


羽还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也没有想到今天晚上会被风天逸拉过来,本来天气爽朗,月明星稀,这大好的晚上就该宅在家里。风天逸却给他穿上正装打上领带,把他带过来参加这个宴会,转个眼人就不见了,留他一个人在这个放眼看去几乎全是陌生人的地方。


羽还真泄气地坐下来,切下一块涂满奶油的蛋糕塞进嘴里,唇边留下一圈奶油胡子。


他低下头跟点心较劲,对那道一直跟着他的目光毫无察觉。



白庭君举着酒杯穿过人群来到易茯苓身边,他刚刚结束了一场不愉快的谈话,一群迂腐又胆小的家伙,短短几句话间他的耐心就消磨殆尽,商海诡秘他也难以将其描述清楚,心中郁郁打算来跟易茯苓谈些别的舒缓下心情,却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某个人。


他顺着易茯苓的目光看过去,灯光打在穿着黑色西装男人的身上,光影斑驳,白庭君这个角度只能依稀看见那人的脸部轮廓。


“怎么风天逸把他也带出来了?”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就算羽还真极少穿正装,毕竟都很熟悉,白庭君就是近视个几百度只能看见身材轮廓,也能分辨那是雪飞霜的弟弟——羽还真。


他虽然明面上和风天逸不对盘,私底下口角也不少,对于风天逸和羽还真之间的事却也听说了一些,正主那里也旁敲侧击出来不少东西。平日里几个聚会羽还真也没少来,但风天逸就像只护雏的母鸡,总不让羽还真出席商业活动,像今天这样把人带到这种商业宴会上来还是头一回。


“谈得不愉快?”易茯苓收回目光,反问一句,“风天逸被叫上楼去谈一个项目投资,好像是你母亲临时起意,他上去之前让我帮忙看着羽还真。”


易茯苓晃了晃高脚杯,将杯中玫瑰色的酒液一饮而尽。


白庭君有意的带上一丝嘲讽:“风天逸想太多了,羽还真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整天跟个老妈子似的管来管去。”


易茯苓了然地点点头,但还是转回去盯着羽还真。



羽还真不会喝酒。


所以当一杯加了柠檬兑了冰水的龙舌兰送到他面前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确实酒量不佳。按道理羽还真是名门世家出身,应酬少不了,酒量也不能差。可惜他小时候养在羽家,书香世家,教他的文墨比教他应酬要多些,酒也不过尝过一两口母亲酿的梅酒,甜甜的醉不了人。在南方长到近十岁,因母亲去世才送到雪家。在雪家他就更不用学应酬谈判了,头上顶着大哥雪凛,还有个疼他不让他抽烟喝酒的姐姐雪飞霜,这么一来二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直到后来和风天逸住在一起,有那么一次被白庭君灌了两口七八度的啤酒,第二天醒来发生什么全给忘了。那之后风天逸一滴酒也不让他沾,他自己也清楚不能喝,二十好几了到酒吧去还是喝的碳酸饮料。


羽还真眨巴眨巴眼看着给他递酒的人,他之前在风天逸的项目合作合同上似乎看到过,如果就这样直接拒绝不太好,可他又真的不能喝酒。天人交战一番之后,深知风天逸性格的他还是决定拒绝,要是真的喝醉了,风天逸跟他发的火肯定比丢掉一个项目要大得多。


“实在抱歉,先生。我不太能喝酒。”他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那人就不乐意了,拿怪异的表情看他:“不过就是一杯,再不能喝就这么一杯也没什么大事。”


羽还真心说你当我傻?这龙舌兰就是兑了水,度数少说也有四十,我一个两口啤酒就醉的人这么一杯下去还得了?他看出来这人明显是要灌醉他,也就不想再过多周旋,一张脸就垮下来:“先生,我真的不能喝。你想找人陪你喝酒去酒吧晃一圈,也不用在这宴会上撒泼。”


另一边易茯苓和白庭君也看出来不对,步履匆匆过来帮他。


“先生,我不管你想干什么,这到底是我白家的会场。请您不要乱来。”白庭君也没有见过这人,张口说话也只能找最合理最直接的。


“白少,我不过想请这位先生喝杯酒,怎么就乱来了。不如请白总下来跟我说说什么叫乱来?”


还没等到白庭君开口,羽还真先站出来了。


“就一口。”


这下易茯苓和白庭君都急了眼,他们心里也清楚,羽还真是不想他们被这人羞辱,但其实是羽还真自己忘了,白庭君的母亲白雪一介女流在澜州商界与风天逸的叔叔风刃齐名,白庭君从小耳濡目染,应酬的架势又岂会差?就这几句话对他也算不得羞辱,还抵不上平日里和风天逸斗嘴来得气人呢。


奈何羽还真是行动派,话音刚落也没想太多就接过酒,正送到嘴边就被人一把抢了去。


寻迹而去,正是风天逸。那双妖媚的丹凤眼一如既往,他拿起桌上的食盐抹在虎口,舔过之后将那杯龙舌兰一饮而尽。


“不许喝酒。”


龙舌兰是当之无愧的烈酒,风天逸一口闷完脸上表情却也没什么变化,他朝羽还真挑挑眉,自始至终都没有拿眼瞧别人。


要不怎么说风天逸这人心高气傲呢,白庭君顿时觉得有点辣眼睛,像光晃了眼。


“我还没喝呢......”


这话说得羽还真自己都有些心虚,要不是风天逸来得及时,他酒就送嘴里啦。



“想喝吗?”


“哈......?”


风天逸明显不信,不过他也没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教训羽还真,等回过神来,羽还真已经被他拽着领带直接拖出了会场。


一出门两个人就来了个深吻,说是深吻其实更大一部分是风天逸单方面把他压在墙上,强制性地要羽还真吻他。


逆着光他的脸色晦涩不明,羽还真唯一能看见的是风天逸半睁着的眼,近在咫尺,像流光溢彩的琉璃,正是春来江水绿如蓝。他的眼底压着怒气,被温柔的深情掩埋。唇舌交缠间,风天逸口中的酒香过到羽还真口腔里。初始为辛辣,如当时年少的风天逸言语冷厉伤人;再尝则是清香,像羽还真儿时母亲陪他一同种下的那棵桂花树,秋季开花衬着圆月的一个清字,月光入了酒;最后不知是咸是甜,好似茼蒿熬汤再加些许胡椒,不得旁人喜欢却格外吸引他。


羽还真如愿以偿品到了酒香。




tbc




题外话:


后来风天逸牵着羽还真的手走回两人住的公寓,单纯的还真宝宝不明所以:“为什么不开车?”

“你会开车吗?”

抽抽鼻子,摇头。

“那你是想让我酒驾吗?”

“......”对不起是我智商下线。




【请无视我的小学生文笔和现代古风混搭感。】



评论 ( 12 )
热度 ( 97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