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于无声处》02.苹果派

 【逸真】《于无声处》


配对:风天逸/羽还真(斜线代表攻受)

原作:《九州天空城》

梗概:现代AU   深夜食堂一般的存在

分级:NC-17

备注:可能是连载

            八月大概会更新的勤一些

目前还没提到苹果派。


02.苹果派(上)


羽还真牙疼。


昨晚睡前洗漱时有轻微酥麻的刺痛,他也没多在意,转身就像只小狗一样去跟风天逸蹭蹭抱抱了,也没跟风天逸提这事。


结果凌晨两三点疼得睡不着觉,像被割裂的伤口上还倒了烈酒,又像是有人拿着细小尖锐的针往牙龈和牙齿中间那微乎其微的缝隙里钉。静谧深夜里,触觉神经似乎格外敏感,痛感被放大,导致羽还真捂着半边脸挨着风天逸滚来滚去,差一点从床上滚下去。


羽还真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犯了牙疼,风天逸和他以前都没有犯过牙疼,所以公寓里并没有准备相关药物,止疼药倒是还有一两瓶。他坐起来想到客厅去拿药,手腕就让风天逸给扣住了,羽还真这么滚来滚去的能不把他吵醒吗。


“你怎么了?”他问,声音低而沉。


羽还真僵硬地转过身去,据实回答:“牙疼。”


风天逸也从被窝里爬起来,手伸出来捏着羽还真的脸,果然左边腮帮子肿起来一小块。


“去换个衣服,我带你去看牙医。”


他松了扣着羽还真手腕的手,眼神却忍不住往他身上穿的衬衫大开的领口飘去。


羽还真目光直视前方,完全没注意风天逸跟他说了什么,心猿意马。风天逸的手骨节分明,掌心温热带有湿气,指尖却微凉,按着他脸上肿起来火辣辣的部分,像炎炎夏日泡在一汪清凉的冰水中,意料之中的轻柔舒服。


“羽还真,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风天逸皱了皱眉,将手抽开,虽然羽还真这副呆呆的样子让他很想做点别的什么。


“可以不要去看牙医吗?这个点太早了...别去打扰人家。”


风家有很多私人医生,雪家也有很多私人医生,这羽还真知道。出于直接的利益关系,风天逸只要打给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那人就得准备着给他看病,或是直接赶过来。撇开这点,就算风天逸要带他上医院或是到牙医诊所去看,这个时间点对他们来说也有些早了。羽还真其人,多数时候都在帮别人考虑,他觉得牙疼也不是什么大事,先忍一忍熬过去,天亮了再去医院看一看就好了。


才不是他没有心理准备害怕看牙医呢。


风天逸也不拆穿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不准吃止疼药。”


不准二字稍微加了重音,羽还真也就听出他话里的不容置疑来,苦着一张脸,眉眼聚在一起透出幽怨来,像一只偷食未果的仓鼠。


牙根仍是刺痛,隐隐约约感到有人用钝刀磨着那颗令他疼痛不已的牙齿,密密麻麻不断加深,不得解脱。


最终羽还真没有去吃止疼药,风天逸也没有强迫他去看牙医。


风天逸取了些冰块装在布袋里,拿着给他捂脸。两个人盖着被子半坐在床上,因为姿势怪异风天逸碰不到他的脸,羽还真只好躺在他怀里。他这个样子也说不出话,风天逸自然是不会自言自语的。他们便安安静静的,夜凉如水,唯有彼此的心跳声在耳边徘徊。


冰块的温度确实可以缓解疼痛,可同时寒冷与疼痛经过神经的双重刺激也让羽还真感觉到不适。


他却睡着了。


布料被气力软绵地在羽还真的脸上打圈,许是风天逸的动作温柔得不像他,或是说不像旁人眼里的他——面冷如冰霜,喜怒无常。十年间风天逸向来是强势的掌控者,平日处理其他事情也好,在彼此之间的感情里也好,对羽还真的态度也好。


像是地老天荒,他也给羽还真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


羽还真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安稳地坠入梦乡。



醒来时天色大亮。


阳光热烈奔放,透过窗子洒在他们身上,光华夺目。一只有力的胳膊环着他的胸口,风天逸还在他身后,仍然维持着拥抱他的姿势,冰袋中的并早已融化蒸发,指尖隔着一层薄布贴在他的脸上,这捉摸不清的触感引去了羽还真的注意力,一时还以为已经不疼了。


然而痛感很快又缠上来,神经像被叮咬得残破不堪,牙床如同有一块烙铁烧得滚烫后敷在上面。他头疼得厉害,脑中一片混乱,抬头只看见风天逸被光映得柔和的脸部轮廓。


羽还真撑着沉重的脑袋站起来,假寐的风天逸因他的动作睁开了眼,却都什么也没说,到底相恋多年,多数时候不必多说便心照不宣。对视沉默了半晌,羽还真先去了卫生间洗漱,穿过走廊时瞥见客厅的时钟指着上午九点。


他竟然在牙疼的情况下安稳地睡了近六个小时,风天逸也没有叫醒他。


洗漱的过程极其痛苦,刷牙时清水流过牙龈带起一阵痛,擦脸的时候,毛巾碰到脸上肿起来的那一部分,又引得牙床泛疼,他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钝痛还是刺痛,只一昧地痛心切骨,简直生不如死。


羽还真倒了杯水回卧室,正赶上风天逸在打电话,因为可以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来自他的助理向从灵,总裁迟到,技术部老大这个点也见不到人,怎么都应该解释清楚。虽然他们心里都知道公司员工私底下是怎么脑补他们两个的,但矜持还是要的。


羽还真灌了口水,凉凉的液体滑过喉间刺得他一哆嗦。缓过神来之后开始脱衬衫换衣服,他这人的穿衣品味跟风天逸简直天壤之别。风天逸喜欢艳色,又喜欢穿皮革或是皮草,领口大开,穿得越是妖气盎然他越高兴。有一段时间白庭君被易茯苓看的几部宫斗戏佘毒,看见风天逸穿着靛蓝色的皮草在那晃,开口就是一声“小贱蹄子”,惹来风天逸的巴掌和看待傻子的眼神。羽还真喜欢素衣,他穿过的鲜艳色彩的衣物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平常就是一件天蓝色衬衫或是纯白衬衫,再加一条黑色牛仔裤。常常被他姐姐教育说穿得太简单了,套个黑框眼镜就能回高中去了。风天逸也无数次在他换衣服的时候过来捏他的包子脸,吐槽说他太像个学生了。


总之,今天羽还真依然选择了一件淡色衬衫,薄荷绿的衬衣白色的纽扣,配一条白色牛仔裤,不经意间将他的腰线勾勒出来。


那边风天逸结束了与向从灵的通话,也约好了市医院的牙科医生,靠在窗边心满意足地欣赏羽还真的后背。察觉到眼神的羽还真回过头瞪他一眼,后者从善如流地转开目光,嘴角泄露了一抹笑意。



tbc


我没有牙疼过,所以描写都是瞎掰的。

部分牙疼描写支援来自 @南景三 

没想到我一个章节还要分上下....

说是苹果派但目前并没有提到苹果派....【对不起

第一章2600+...这一章2000了进程才刚过半....


评论 ( 19 )
热度 ( 67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