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相以为期》

*私设:方木魂穿羽还真,时间线是天空城一事过后,易茯苓没死,白庭君没死,雪飞霜也救回来了。

  羽还真被下了蛊,卧床不起。醒来时已是方木。

*一个大概没后续的脑洞,天雷私设不管。

*如果有后续,那绝对逸真无误,方木不会代替真真,不要慌。


方木醒在一个明媚的春日。


他支着身体坐在床上,如同宿醉一般周身酸痛,思绪昏昏沉沉。半晌过后他回了神,睁眼看去发现自己所在之处是陌生的地界,根本不是在警局里。


房里摆设简约,但是点缀有珠宝有金玉,一眼就能看出是富贵之家。方木摸了一把盖在他身上的皮草,质地上乘的狐裘纯白无染,手感又滑又暖,覆着层油光。


心里正奇怪着,他掀了皮草坐起来,却又发现自己的穿着也不对劲。窗外雨雪纷飞,天应是极冷的,他身上却只穿了一件湛蓝色的长衫,领口都开到胸膛处了,即便是方木年轻,身强力壮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可他并没有觉得冷,反倒是觉得身体里像有团火烧得正旺,这样的着装正好。


方木低头沉吟片刻,强压下心中疑惑走到镜前。


倒还是那张脸,不过圆了些。


不过这眼睛......


方木生性多疑,没有就此放下心。他仔仔细细地把前一晚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失去意识最后的画面是秦明冲上来夺下嫌疑人的刀,阻止他再捅方木一刀。


他急急去看自己后背是否有刀伤,这时听见有人步履匆匆而来。水蓝色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决定不躲藏。


来人体积不小却不沉稳,冒冒失失的,下意识就去翻找他刚刚躺过的床铺,“看的人没了这下完蛋了”的神情都在脸上,等到他发现方木就坐在一旁的桌子上,方木已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雨瞳木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跌跌撞撞跑了出去,走了老远方木还能听见他的声音。


“陛下,羽还真醒啦!”


抓关键词是心理学生的基本技能,陛下这个称谓使得方木一愣,又咀嚼了“羽还真”这个名字一番,一个猜想在心里形成。


院里的脚步声越发近了。


方木走出去,就见院内一人站在木棉树下,火红缎子,姿态高傲。看向他时那双凌厉的丹凤眼却是媚如水波。


南羽都四季皆是万里雪飘,虽如此却也分春夏,打春以后天儿回暖,种在清风院子里那棵木棉落了籽,毛绒绒的棉絮纷纷扬扬落在风天逸身上。


风天逸看着方木,眼神滚烫像是要把他融化。


“羽还真。”


雪打在方木眼睫上,糊了他一头白,他喊了一个名字。


“秦明。”






tbc  or  end?


纯粹的脑洞-论我不更新的时候在做些什么....

有没有后续难说....看你们.....

我自己看完之后我怎么觉得特不对劲.....

哦原来是明媚的春日它还下雪【扶额。】

评论 ( 41 )
热度 ( 174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