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真】《锁清风》(上)

【逸真】《锁清风》(上)

梗概:情人结易解,心结难化。

分级:nc-17

备注:私设如山。羽还真没有死,被软禁在清风院。俗套的梗。

warning:看起来是刀,它其实是颗糖。

请务必拉到最后



天空城一战之后,易茯苓香消玉殒,白庭君含恨而去。当初在星辰阁纠缠不休的四人,转而就只剩羽还真和风天逸。


白庭君无后,人族的重臣在仓皇之间从贵族宗亲里找了一名学识尚可年纪相当的男子推上了龙椅。新皇懦弱,加之白庭君之前实行暴政,百姓苦不堪言,国库亏空无数。如今的人族,已经失去了同羽族相战的实力,新皇主动修书至南羽都求和,并提出将会负责天空城的善后事宜。


羽族的那些个肱骨大臣以为风天逸应当乘胜追击,一举将人族拿下。羽人本不好战,他们自诩拥有双翼便压人族一头,不愿与其相争失了身份,然天空城一事叫他们看清了人族的险恶用心和贪婪之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将人族除之而后快的心思生得合情合理。


令羽族上下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风天逸答应了人族新皇的求和。在多数羽人的眼中,风天逸亦正亦邪,喜怒无常。夺权之时杀伐果决铁腕无情,掌权之后随心所欲却又司法严明。人说帝王无自由,他便推翻了此论,金色的双翼一展,天高海阔哪里都去得。他的野心,族人也有目共睹,这样一个王者,在臣民眼中当是第一个同意吞并人族的才对。


但风天逸不解释,狭长的眼掷下一个风轻云淡的眼神,便拂袖而去了。底下的人黑压压跪了一片,谁也不敢问。


当今羽皇的决定,谁敢去质疑呢?难不成是嫌脑袋在脖子上待的时间不够长。


月云奇见此情景,眼观鼻,口观心,把话都藏在了心里。他跟在风天逸身边好些年了,比不上向从灵机警,比不上雨瞳木忠厚,却也是了解羽皇的。旁人不问不知其中缘由,他心里却清楚得很。


风天逸不战,原因有二。一为羽族社稷想:天空城一事,劳民伤财的也不只是人族,羽族的损失虽不及人族重,元气也略有倾损,乘胜追击并没有十足十的把握将人族拿下,更何况人族若非要斗个鱼死网破,即便是胜了,族中光景怕也会落得一片萧索,日后再想恢复繁荣的模样,便难了。与风刃商讨后,也得了他的赞许和肯定。


另一个缘由,便是风天逸自己的问题。


他和白庭君打小不对付,斗了近十年,对人族子民的鄙夷之心多半是嫌恶白庭君,先入为主所致。白庭君死后,风天逸见人族内政一片混乱,新皇唯唯诺诺毫无帝王之气,心里却也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只觉得人之常情罢了,群龙无首,真若是对战也没有乐趣,索性就放任他去。


他也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转的性子,也许是意识到了再没有当年的人族太子举剑质问他对易茯苓的真心,也失了那想象力天马行空又聒噪的丫头。


羽还真仍住在清风院,说是住,更多的是他将羽还真锁了起来。


风天逸饮下一杯冷酒,收敛了神情,他已不能再一次承受失去羽还真。


桃花流水去。物是人非事事休。



-未完-



  • 确实是逸真,虽然目前看起来关系不大。

  • 这个本来要做贺文的,但是有小伙伴问我今晚更新吗(问的是方木那一篇,方木那篇本来只是个脑洞....我也没准备后续,你们的期待程度超乎想象...会写,但是我要想想后面的剧情,这两天不会更了),就先把这个放出来。

  • 明晚的贺文改成《于无声处》的更新,没意外的话是两个肉在一章里。

预告如下:


“现在你知道了。”羽还真说。


他们用唇齿互相舔咬。


风天逸还在计算是到卧室近点还是到客厅近点,羽还真手一推把就他压在沙发上。他醒之后看了下时间就知道风天逸刚才是怎么回事,现在心下愧疚,不然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不要跟程序员比计算速度哦。”这小孩儿还骄傲了。


风天逸抱着他拿唇跟他的耳廓厮磨:“真要在这?”


羽还真避开他,亲他,还点火。


“你不行吗?”



评论 ( 5 )
热度 ( 80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