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北京一夜(短|已完)

【獒龙】北京一夜

*是甜饼|有点车

*就当我私设,时间线在继科儿回来后接哪里都行



入夜的北京喧嚣不减,天坛基地坐落在深巷处,除了一屋子队友教练,平时也算不上热闹,但是也逃不过城区闹市的各种声音。


张继科的性子是孤僻的,不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那种孤僻,却也是不能够忍受这样的吵闹。吆喝声,喇叭声,妯娌叫骂的声音,楼下乒乓球撞击球拍的声音,全都在他脑子里炸开,这简直要命。当然他分不清是马龙最后削他那一记直球让他烦躁,还是这喧嚣令他烦躁。他仔细想又觉得前者影响更大。


多半是觉得矫情,张继科摔门进了浴室,不知道做个冷脸给谁看。


不一会儿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马龙敲门的时候张继科刚洗完澡,围个浴巾就出来了,头发还往下滴水,一片凌乱。三长一短是只有两人知道的暗号,这代表马龙今晚会留在他这。多半是,不过有时候马龙给王晧或许昕叫走,张继科给周雨或许昕叫走,说来说去都有一个许昕。


张继科随手拿了个毛巾擦头发,也不急着去开门。


他心里总是不舒服。张继科挺喜欢许昕的,也把他当弟弟宠着。可对他和马龙之间莫名其妙地夹了一个许昕这件事,心里总像有个砂砾硌着,过不去。他倒也没有小心眼到跟许昕较劲儿的地步,就是跟自己怄气。


马龙和张继科认识的时候都十岁往上好几了,中国式教育下出来的孩子都早熟,六七岁就养得跟人精似的,可他和马龙像是单纯过了头,一个乐乐呵呵乖顺听话,一个浑身傲气不服管教。那时候都不懂什么叫互补,只说我非要找一个和我不一样的人当朋友。糖果是张继科先递出去的,后来拉着手不让走的却是马龙,谁没有感情呢?那时候他们就想明白,进了拔尖的队成不了拔尖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他把毛巾放下拧开了门,探进来半个脑袋。马龙还是一副笑得眯了眼的样子,人畜无害得让人想上手揉一揉那张脸。


马龙侧身闪进屋里:“刚洗完澡?”


张继科抬抬眼皮,看他一身汗,点头:“嗯。”


马龙一边脱掉衬衫一边朝浴室走:“那正好,还有热水吗?我去洗洗。”


马龙这人有一个与他外表不符的极端习惯:他不管是喝水还是洗澡,必定是要开水或冰水,温水绝对不用。张继科还吐槽过他大热天非洗一个50度的热水澡,也不怕烫伤。可因此马龙成了队里吃东西最快的,他喝汤不怕烫吃冰不怕冻,成为女队那群因生理原因总要忌口的小女生们心中的偶像。


得知此传的马龙十分感动,但仍表达了心中的嫌弃之情,许昕笑得四仰八叉倒在床上。


张继科应了一声,脸上依然淡淡的没什么表情。他的睫毛半搭下来,眼下一片阴影。


马龙奇怪地回头看她,心里刚感叹一句这人长得真好看,好看的人就朝他过来了。


张继科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像是累极了一样低下头,说了一句什么。


“嗯?”马龙有些摸不着头脑,也没听清。


“你球拍呢?”他的嗓子本来就被叫做低音炮,压着说声音更加低沉。


马龙答:“我让许......”


张继科的唇贴上来,封住了马龙的话。他这一下还挺用力,牙齿撞上马龙的牙齿,两人都吃痛,马龙往后退半步,张继科反而更加上前,顺势将他按在浴室的玻璃门上。马龙嘴里正火辣辣的疼,张继科的舌头伸进来,像给小孩儿喂食一样的轻柔。


“我让许昕送回去了。”张继科读出了完整句子,觉得有点儿冷。又想大概是北京的晚风吹的吧。


两个人都亲得气喘吁吁,马龙推开他,却没问一句“你怎么了”。


他也不会去问。张继科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了,张继科想说自然会告诉他,不想说的,到最后也会告诉他。在他们之间并不存在秘密,这话说得像故事情节一样虚假,但马龙去数,确实没有过隐瞒,谎言总会说开来。


再说,他一向觉得,是个人都会有脾气。会笑就会哭,有喜就有怒,这就像活着就会死去一样自然。


张继科看着他,不知道是想说点什么,最后倒没开口。


说些什么呢?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张继科一开始觉得马龙不会变,回来后却发现马龙心重了,跟师兄们亲近了,还有了许昕这个贴心宝宝,和他的关系反倒远了,在一起感觉没那么通透。再往后他知道自己也变了,没了以前的一身傲骨,虽然还是狂,到底学听话了。张继科一头雾水,他人还是这个人,他自己也不想改变,怎么还是变了呢?他没学过什么深奥的东西,这些自然想到最后不了了之,但就是想和马龙亲近。


几年下来为了拔得头筹辗转个没完,始终没能如愿。他女朋友换了好几个,都是好姑娘,想想还是不对味。直到他被问到荒岛求生脱口而出一个马龙,张继科才想,其实我只要那一个早在心里有了一席之地的人。


幸好几经波折终偿所愿。现在他们是队里的双子星,一个新科冠军炙手可热,一个稳重谦和乖巧安静。这会儿张继科已经明白了互补的意思。


可怎么就觉得不真实呢?


张继科边想边贴着马龙脖子啃。马龙身上汗津津的,脖子后面一层细汗,他就尝到一股沐浴露混着汗液的味道。


马龙说:“叫你藏獒你真把自己当狗啊?”


张继科不说话,多用了一点力。



手伸进马龙短裤的时候,他才知道张继科的心思。


他想都不想就摁住了那只乱动作的手:“我还没洗澡呢,你也不嫌脏。”


张继科动作一缓,却没停下:“等会儿去洗。大不了完了我和你一块儿洗。”


马龙咬牙:“以后谁再说你是洁癖,真该去看看眼科了。”


但张继科没想继续这个笑话,他才从热水里捞起来,手掌热得像滚烫的水贴着马龙的臀部,烫得他一哆嗦,感觉实在不好。打乒乓的谁的手不是秀丽好看,骨节分明,只是张继科生得比他们高,手格外长些。现在那双为万千女性喜爱的手正掐着马龙的臀瓣,将昂扬的欲望刺进他的密地。


轻微的不适之后马龙更想索取,马龙练完球之后最软,像个白白的毛球手感可好,又像颗蒸出了汗的馒头一样松软。


张继科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他一昧地亲马龙,像未知人事的少年一样毫无章法。进入的时候他也不像平时一样追求刺激,九浅一深之类的。他只是不断地将欲望送入深处,像是要把马龙逼出泪来,才能证明这个好似面团揉成的人儿是真实的。


他被火热紧紧包裹着,这才是真的要命,张继科想。


共同到达顶峰之时,绕是马龙咬紧了唇也忍不住闷闷地呻吟出来,他抓了抓张继科的头发,手里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张继科发上的水,张继科在他耳边低低地吼。


街上车水马龙。



洗澡的时候两人又在浴室里弄了一回,不大的空间给他们搞得一塌糊涂。


照例又是张继科去弄干净,他也乐意,叠个被子都弄不好的人还总想做老妈子,有点好笑。


等他都收拾好了从浴室出来,马龙已经睡着了,半张毯子堪堪搭在腰上。本来今天加练,还和张继科打了一场就够累了,晚上又被折腾了两回,实在够呛。


张继科走过去关了灯,躺下扯了一点毯子盖。



马龙是队内公认认床的,不对就不睡。可只要旁边有亲近的人,马龙实际上会睡得很香。


相反张继科其实浅眠,半点动静容不得,不然也不会总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半夜一声闷响惊醒了他,一摸手机一看三点半,张继科揉着眼用胳膊捅了捅马龙,没有回应。外边又一声响,像是柜门开了。


张继科:“龙,你听听是不是耗子?”


马龙是怕黑但他真心不怕老鼠,半梦半醒却也知道得分明:“嗯....皓子吧。”


“嗯?皓子。”张继科心说一声皓哥对不住。


街外人声渐起,卖菜的大声吆喝,卖肉的挥刀斩在案板上一声响。


张继科闭上眼,半靠着马龙的背再次入睡。


没什么比这更真实了。


End.


许昕:小爷我躺枪得实在是冤。

皓子:EXM?


  • 我不是北京人,不知道天坛到底在哪,写得很模糊混乱见谅

  • 热水的度数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问的一个朋友给的回答,如果有误还请小伙伴指出来。

  • 这篇的手稿我昨晚写到三点半,虽然不那么好看但喜欢的话就请留下红心吧w


评论 ( 39 )
热度 ( 1078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