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色令智昏

*ABO,AA向,没有开车,一发完。

*意识流,比较含蓄。

 

张继科一贯冲动,但他在对待自己感情这一方面冷静得像是冷淡。

 

快到而立的年纪,生得一副好皮相,职业生涯履获荣耀,性子虽冲但做事周全,哪会不讨人喜欢?家世好的长相好的有才华的Omega或Beta上赶着倒贴他。父母开明可看他老大不小的了也催过一两回。

 

张继科应了下来,他不疾不徐地挑相亲对象,到最后关头却总用一句“不太适合我,再看看吧”作为收场。

 

他这颗热血的心,有一处地方平静如死水,偶尔因为马龙的笑荡开几圈涟漪。

 

马龙和他同为Alpha,少年时期还未分化就各自在省队中脱颖而出进了国家队。同一天进的队,给分到了一个宿舍。肖战挑走了球路又疯又野的张继科,秦志戬自然而然留下了马龙。

 

张继科长马龙几个月,先他分化成了Alpha,那日他爆发的信息素弥漫在整个宿舍楼,霸道强势压得人喘不过气,就算Beta也能感受到那份压抑感,亏得国家队里没有Omega。但他红着眼砸了浴室门冲进马龙房里,却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臣服。马龙只是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漫画书,走过去将门关上。

 

等张继科认识马龙满十个年头才知道,这个小奶娃心思细到他还没有分化,就能从他的情绪波动里看出端倪。

 

“明天刘指导又要骂你,竟然把浴室的门弄坏了。”

 

反正张继科也没有分神注意马龙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去扯马龙的白衬衫。马龙天生特别白,穿着白衬衫但那布料还不如他白。而且这人还晒不黑,你说多可气,以后娶不到媳妇儿肯定是人家姑娘还没他白净自卑了。张继科舔他脖子的时候觉得像小时候母亲逼他喝的牛奶一样又白又滑,但味道比牛奶好多了,美好得没法儿形容。年轻的他想这就是心动吧,长大了才发现,不过是分化时Alpha的本能支配着他,还有马龙白花花的双腿晃得他失了心神。

 

他们倒到床上滚在一起,十几岁的少年偷尝禁果。

 

第二天差点迟到,张继科匆匆赶到训练场时马龙已经在那了,正和陈玘玩对拉。张继科边走边往他那瞟,冷不防撞在刘国梁身上。

 

彼时还不是藏獒只是小奶狗的张继科脖子一缩,心想又得挨训了。

 

没料到刘国梁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让他赶紧加入训练,大抵是知道他昨天刚分化体谅他。

 

因为他下去和郝帅练球的时候听见刘国梁对马琳说:“年轻的Alpha气盛身强,可以谅解哇。”

 

中午一起去食堂打饭,张继科发现自己赶得急忘带饭卡了,就借了马龙的用。他跟在马龙身后排队等着,用手捅一捅马龙后背。

 

“唉要不你分化成个Omega,我以后娶你。”

 

现在想想马龙没把菜盆子扣他头上一方面是因为矮,另一方面还是真把他当朋友,毕竟他当时这个话说得也太欠揍了。

 

马龙回过头,眨巴眨巴眼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张继科提议的可行性,最后说。

 

“Omega不能在队里待下去。再说分化是老天爷管的我也改不了,还有凭什么是你娶我啊?我不。”

 

张继科听了觉得有理,这个孩子气的提议也就不了了之。

 

他隔了一年才想明白马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马龙不愿成为Omega屈居人下,哪怕Beta也好,他也要试着登峰造极,所以说外表人畜无害不代表内心也是如此。为了争个第一,马龙挺乖巧的,该训练训练该吃饭吃饭,挨训的时候总结错在哪里了一点也不含糊,还总给自己加训,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走,难怪刘国梁特别放心他没怎么下力管教。张继科也不算是他生活里的调剂品,哪能啊,这上有他的各种漫画本,下还有许昕这个小子。

 

可他知道马龙只和他放荡,这让张继科不禁有些得意。

 

几个月后果然如马龙所愿,没有分化成Omega。

 

不过马龙分化那天张继科被遣回了省队,一个不知道人已经离开北京了,一个不知道他成了和他一类人。马龙关在卧室里,冷汗涔涔满室奶香。他累得迷迷糊糊躺在地上睡着了,还是陈玘给他弄床上去的。

 

从几个师兄的口中得知张继科的去向之后他也没像个孩子一样吵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不是个悲观的人,所以他想着张继科还是会回来的。

 

有一回许昕从马龙那里知道了之前他想的这事,说师兄你这预测准的能去当个言灵还是锦鲤。王皓在一边说他不是奶龙吗怎么还成锦鲤了,退化了可还行。一屋子人差点没笑岔气。只有张继科定定地看着马龙,像是要把他融进眼睛里。

 

张继科回到国家队之后还是和马龙好,却没以前那么亲了。这是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在其他队友眼中,张继科有洁癖但在马龙这等同没有,马龙被张继科带得都会说脏话了,队里聚餐合照张继科必定是黏在马龙旁边,那叫一个亲密无间。

 

他们现在都很少在一起睡了,说的是躺一张床上纯睡觉,一间房或是一张床一定是要做些什么张继科才肯放过马龙。他并不是性狂热,也没有失控,对于马龙,不过是渴望。

 

纯白的渴望。

 

张继科还以为马龙是Beta,因为马龙没分化之前的球风也很强势,对他也不像对师兄一样乖巧对师弟一样温和,再说他睡马龙,马龙也没有意见。

 

张继科爱舔咬马龙脖子的习惯没变,但他真切地闻到了浓郁的奶香味,这下马龙在他眼里更像一滩牛奶了,按道理来说他以前被母亲逼着喝牛奶有了心理阴影,对这种味道应该非常反感才是,可他居然还觉得挺好闻:“你用的什么沐浴露?”

 

马龙半推开他,报了个牌子。

 

张继科问:“什么味道的?”

 

马龙说:“薄荷的。”

 

张继科摸着他的后颈,确信自己的鼻子并未出现问题:“那你身上怎么好大一股奶味。”

 

马龙一愣,没有搭腔,等了好一会儿,眼睛眨呀眨:“我分化成Alpha了,信息素是奶香的。”

 

张继科不做声了,手照样揉马龙的后颈。他直哼哼。

 

张继科亲了马龙的嘴,灌进来天寒地冻的清气。

 

他的嘴唇像熟透了的石榴红,浅淡的唇纹反倒显得更加明亮通透。

 

不晓得亲了多久,马龙趁着缝隙喘口气:“我没想到你的信息素居然是消毒水味的。小时候没注意,你说就你这味道以后找老婆不是逼着人家性冷淡吗?”

 

张继科腆着脸:“你不嫌弃不就得了。”

 

马龙抬脚就踹。

 

做到最后两人都累了,马龙沉沉睡去,张继科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

 

新一代双子星的名头渐渐传开来,张继科也开始在大赛上崭露头角。马龙一直是被看好的,却到底大器晚成,里约一战才算真正扬名立万。

 

反之,里约归来之后张继科就乏了,心理生理都不是那么想拼了,逐渐回归生活,帮助父母料理一些生活琐事。

 

他看着马龙如同真龙入水,越走越狠,越拼越猛。

 

马龙终于争到了这个第一。

 

张继科突然想到,马龙和他都是Alpha,可非发情期的Alpha不会外放信息素,同为Alpha的也不会注意到信息素的味道,一般只对Omega的信息素有反应。而他能在平时闻到马龙的信息素,马龙也能感受到他的。

 

他没有细想,也不敢再细想,怕想多了,阻止不了想要干马龙的冲动。

 

相亲仍然在继续,许昕说师兄都有女朋友了科子你抓紧着点。张继科也就点头应下一个接一个地去见。

 

对面的Omega用信息素撩了张继科半天看他都没什么反应,大着胆子问:“你是性冷淡吗?”


张继科喝口水:“没有。我对你的信息素没有兴趣而已。”

 

姑娘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张继科摇头。

 

她又问:“那你有对谁的信息素起反应吗?”

 

张继科想了想,点头。

 

“那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没在一起。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

 

Omega很直率,还感慨了一下:“好可惜啊。能遇到一个信息素和自己契合的人很不容易啊。”

 

张继科笑笑。

 

这世上有一类人,不管他长得好不好看,看在你眼里就是刚挖掘出的朱砂,哪怕制成水银之后剧毒致命,此时此刻鲜红的颜色也叫你不能自拔。

 

在张继科眼里,马龙算是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想贯穿他,想吻他,想抱他,想他的指尖点着额发风情万种,哪怕一丁点肢体接触,也让你心花怒放。

 

听这话的时候张继科就勾勒出马龙敛着眉,笑得月牙弯弯的样子。

 

也许无关情爱,也许色欲惑人,天南地北你也愿和他至死不渝。

 

如果可以你会搂着他,直到彼此死去,直到腐烂成泥,直到白骨生花。

 

而这一切,

 

大概是色令智昏。

 

End.


评论 ( 71 )
热度 ( 823 )

© 玉靉莞 | Powered by LOFTER